99久久免费热

备用网址

暂无数据

查看更多
下载客户端
  • 签到免广告,送VIP
  • 5倍流畅度,不卡顿
  • 高清视频免费畅享
  • 看片,撸的更爽
立即体验APP
注册 登录
关闭
关闭
发表小说

[都市](原创)看片时被女同事看到

骚后更精彩 2017-11-30 | 天天色

3115  

看片时被女同事看到

--bzydxh001
2017/11/17首发ttr58.com

本故事根据现实事件改编,不喜勿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陈海峰是一家私营企业的中级管理层,由于所属部门是老板的直管部门。所以,在企业里面也就属于那种工资不高、职务不高,却是工作职责事务很杂的那种。
话说起来,陈海峰长得也不算很帅,165的个子,有点三等残废的味道。平时戴着一副眼镜,给人一种温文而雅的感觉。36岁的男人,自然已经是已婚人士。五官只能算端正,最大的优点就是因为在高层身边,脑子还算好使,嘴巴自然也能说。
由于是从事的是电商企业,自然躲不过双十一这类的大节日。这年,因为工作原因陈海峰被派到配送中心助勤,咱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每到双十一,除了是消费者的狂欢节,也是商家拼命的季节。不过,今年对于陈海峰而言就是一场灾难。被公司派到配送中心助勤,每天干到凌晨一、二点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是负责将货品送到快递公司的苦差,每天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但是,由于是总经理亲自派遣,陈海峰自然是不敢怠慢。不过,身体却是很着实有些受不了。
“陈经理,您老这是怎么了?”陈海峰正在叫苦连天,却听到一阵银铃般的关怀声。
“哦!秋店长啊。没事,腰有点受不了了。”陈海峰正弯腰在搬包裹,听到笑声不由得抬头寻声望去,却是看到赵秋丽店长在那里打趣,不由得苦笑地说道。
“您老这是经常坐办公室习惯了,这种苦差事还真是辛苦您老了!”赵店长手里推着一台拣货车,上面放着两个装满药品的蓝子,笑着对陈海峰说道。
“没事,辛苦领导您了!堂堂的门店店长在这里拣货。辛苦,辛苦了!”陈海峰摆了摆手说道。
“行了,咱们就别互相这样了!干活了。”赵秋丽笑着望了望陈海峰,转身便消失在货架里。
“干活了!”陈海峰弱弱地说了一声,便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赵秋丽年纪并不大,今年不过30岁上下。身高158左右,剪了一个短发,头发染成了暗红色。双眼皮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嘴角微微向两边翘起。说起话来,总是脸带着笑容,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身材略微有些丰满,胸前一对36B的双乳。由于已经生过小孩,自然拥一个让男人关注的翘臀。每每走起路来,性感的臀部便会挤来咬去的,让人遐想。整体而言,属于那种轻熟女的感觉。
两人打完招呼,便个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职责。开开玩笑,自然是可以的。不过,上班时间还是要有一定的自律性。再说了,两人的交集也不多。无非就是在日常的工作中,互相有个了解罢了。
时间总是过得不长不短,很快忙碌的一天便结束了。根据公司的安排,赵秋丽和几位同事被安排在公司指定的宿舍。而陈海峰早前就已经来到宿舍区,不过他此时的身份却是在宿舍区大门当保安。无奈,一个人住进了保安的专属房间。
“陈经理,一起喝几杯啊!”陈海峰刚到宿舍就听到门口有人在招呼自己。
“哟,伍店长啊!今天这么有闲情?”陈海峰将背包放到桌上,扭头一看原来是另一门店的店长伍莉莉,便打趣地说道。
“什么叫闲情啊!无非干活累了。喝点酒,解解乏。再说了,您老经常在总部办公室工作。少去咱们门店,今天这个机会是不是赏个面?再说了,几个店长都在呢!”伍莉莉做事的风格就是雷厉风行,听到陈海峰这么一说叭啦叭啦说了一大堆理由,让人无法拒绝。
“好好好~听领导的!我放好东西就上来哦。”陈海峰听到这里,只好笑着点头回答道。
“我们在宿舍等领导哦!”伍莉莉听到陈海峰同意了,一路小跑便上楼去了。
“好的!领导。”陈海峰低头收拾着东西,笑着回答了一声。并不知道,伍莉莉已经走远了。
不一会的功夫,陈海峰便收拾完了东西,快步向楼上走去。进了房间,才发现这次从门店调来帮忙的几个人都在。陈海峰嘴里说着抱歉,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就坐了下去。席间,推杯交盏外加八卦新闻,很快一瓶750毫升的白兰地便见了底。
陈海峰原本对啤酒和白酒还有一些酒量,可是这白兰地才两杯的量就让他感觉到晕晕沉沉。等到散席时,还是强打着精神这才离开。回到宿舍,依着自己的生活习惯洗了一个热水澡,又将自己的脏衣服洗了干净。等一切结束了,陈海峰这才发现酒劲竟然去了一大半。虽然还是有些晕沉,可是比起刚才强了很多。
俗话说的好,饭饱思淫欲。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陈海峰竟有些失眠了。已经许多天没有回家的他,体内的那股冲动竟慢慢涌了上来。上了几趟厕所,本想着能压抑下去,没想到冲动反而越来越大。没有办法,只好取出包里的笔记本电脑放在床边。开机后,先看了一些小说和图片。右手鼠标,左手肉棒,配合着在被窝里动作着。
可是撸了许久,依旧没有射的感觉。加之小说和图片毕竟刺激有限,无奈之下只好打开了隐藏的A片看了起来。为了怕别人听到声音,还特意戴上了耳机。这下,陈海峰的感觉慢慢上来了。由于不再需要右手操作鼠标,双手撸动下的肉棒自然感觉更强烈。
“陈经理,还没有睡觉呢?”正当陈海峰要登上人生高峰时,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
“额~秋店长~那个什么~没有哦!正在看报表呢。”陈海峰被吓得立马缩成一团,一面寻声望去,原来是赵秋丽店长。一面赶忙从裤子里面抽出双手,去关了电脑的画面。可是,越忙越出错。电脑竟然在这里时候死机了,画面卡在那里不动了。
“您老这是看的是什么报表啊!哈哈哈~”赵秋丽站在窗前,看到了电脑的画面,做为过来的人的她不由得笑了起来。
“没没没~那什么~领导您这么晚还不休息?”陈海峰将屏幕合了起来,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窗边问到。
“刚才喝醉了,现在有些口渴没水喝,想出去买点水喝。”赵秋丽隔着窗户,对陈海峰说道。
“哦,那我帮领导开一下门呗!”陈海峰听到原因,长舒了一口气。便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走了出去。陪着赵秋丽来到大铁门前,打开侧门的门锁让赵秋丽出去。
“领导,一会不要关门哦!我还要进去呢。”赵秋丽一语双关,妩媚地说道。
“放心!我在这里等您。要不,我帮您去买吧。您在保安房坐一会!”陈海峰看到赵秋丽才走几步,就有些不稳的感觉,不由得关怀地说道。
“没事,我自己能走呢!不麻烦领导了。哎约~”赵秋丽话音刚落,就一个叱咧摔在了地上。
“领导!您老没事吧?”陈海峰快步走过去,一把扶住赵秋丽关切的说道。
“没事,没事!就是这路不平。”赵秋丽打趣地说道。
“行了,领导!还是我帮您去买吧。来,我扶您老先回去坐住。”陈海峰一手扶着赵秋丽,一边说道。
“那就麻烦领导了!”赵秋丽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陈海峰诚肯地说道。
于是,陈海峰扶着赵秋丽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跑到小卖部买了两瓶大支的矿泉水,便折返了回来。
“谢谢领导哦!”赵秋丽坐在床边,看到陈海峰买水回来便客气地说道。
“这有什么啊。你的脚好点没?要不要我扶您老上去?”陈海峰将水递给赵秋丽关切地问道。
“没事,没这么娇气呢!”赵秋丽笑着回答道。
“还是别,我还是送您老上去吧。这样安心一些!”陈海峰说着,便要去扶赵秋丽。
“不用不用,我能行!”赵秋丽看到陈海峰要来扶自己,赶忙推辞。
“咕咚~”不过,陈海峰却视而不见还是执意去扶赵秋丽。结果,两人一推让竟同时摔到了床上。
“额~对不起!对不起!”陈海峰此时一只手放在赵秋丽的胸前,另一只手被压在了身下。两人几乎是面贴面地躺着,连对方呼出的热气都能感觉到,吓得陈海峰连忙道歉。
“没事~那个……快起来啊!领导,你的手!”赵秋丽也被吓得语无伦次,愣了半晌才挣扎着说道。
“哦哦~”陈海峰赶忙抽回自己放在赵秋丽胸前的手,在双脚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领导,拉我一把。我好像没什么力气了!”赵秋丽看到陈海峰起床后,还是保持着刚才摔下去的姿势,躺在那里有气无力地说道。
“好好好~嗯?”陈海峰听到赵秋丽的呼唤,本想着用手去拉她。可是,还身体刚一靠近,也不知道赵秋丽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她的双手竟然一把抱住了陈海峰的大腿处。这下,把陈海峰给弄懵了。
“领导,您这是~”陈海峰定在那里,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不由得傻傻地问道。
“还叫领导呢,领导,你就叫我阿秋就行了。”赵秋丽并没有多说什么,就这平平淡淡地一句话就让陈海峰瞬间秒懂了。
“不是~那个什么~”这下陈海峰有些语无伦次了。
“那个什么啊~呵呵~看您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嘛!怎么,今天晚上不会说话了?”赵秋丽一看陈海峰这个囧样,不由得打笑道。
“不是~我~那个~”陈海峰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了,脑海里是千言万语。可是嘴里,却不知如何开讲。
“领导,您先把灯关了。咱们再聊天行吗?”赵秋丽突然害羞地说道。
“行行行~”陈海峰一听到这里,不由得心花怒发。赵秋丽的手一松开,便屁颠屁颠地,一路小跑着去关了灯。
“吧哒~”随着一声脆响,整个房间便黑了下来。
陈海峰关了房间里的灯,借着窗外的灯光一路小跑到床边。这时,才发现赵秋丽已经脱好鞋子躺在了被窝里面。
“领导~不是!阿秋,您这是?”陈海峰愣在那里,傻傻地问道。
“阿峰,上来咱们聊聊天!”赵秋丽背对着陈海峰,轻轻地说道。
“好好好~”陈海峰本来就是明知故问,一听到这里便像得了命令一般,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上了床。
“阿峰,我有点冷。可以抱抱我吗?”赵秋丽等到陈海峰上了床,便弱弱地说道。
“哦~好~”陈海峰正求之不得呢,知道今晚肯定是有戏。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陈海峰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用双手将赵秋丽从背后抱住她的腰部。顿时,陈海峰就闻到到空气里传来的洗发水香味,混合着沐浴露、香水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女人体香。由于赵秋丽是穿着一套粉红色的丝绸睡衣,那丝质般的柔滑,让已经好久没有沾过女人的陈海峰有些意乱情迷。
“阿峰,你有多少天没有碰过女人了?”赵秋丽背对着陈海峰,温柔地问道。
“不记得了,不过至少也有10多天了吧。”陈海峰贪婪地呼吸着女人香味,轻声地回答道。
“那你平时怎么解决啊!”赵秋丽感觉到耳边陈海峰的呼吸,身体变得敏感起来,但是还是很好奇地问道。
“怎么解决?您老刚才不是看到了吗?”陈海峰听到这里,不由得傻笑着回答道。
“没去找小姐?”赵秋丽听到这里也感觉好笑,不过还是不死心地问道。
“第一是怕不安全,你也知道我这人胆子小怕事,所以就真的是有心没胆。第二嘛,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真是穷,没钱。”陈海峰听到这里,便将自己心里的苦水吐了出来。
“贫嘴,您这么大的一个领导也说穷?那我们这些小店长不是要去讨饭了啊。”赵秋丽一听到这里,不由得笑出声来了。
“我说的是真话,您老爱信不信。对了,阿秋。你今晚这是受什么刺激了?”陈海峰争辩道,但是马上又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好久没有人这样抱着睡觉。想找一下感觉!”赵秋丽说到这里,有些淡淡地忧伤。
“哦!那伤心事就不问了。对了,你在这里睡着同宿舍的人不会找你吗?”陈海峰知道赵秋丽肯定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做为外来人也不好多问,便扯开了话题。
“她们才不会,刚才那瓶酒下去。一个个睡得像头猪似的,我要不是口渴的厉害,才不会下来呢。”赵秋丽听到这里,不由得笑着说起来。
“那你的意思是:今晚可以在这里睡到天亮了?”陈海峰坏坏地说道。
“那可不行!一会还是要回去的,只是先在你这里找一下感觉罢了。”赵秋丽笑着说道。
“哦!好吧,搞了半天我就是一只抱抱熊。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啊!”陈海峰假装生气地说道。
“行了,我都感觉自己好贱了!没事跑来你床上,都不知道你会怎么想?”赵秋丽听到陈海峰的说话,纠结地说道。
“什么叫贱啊!明明就是对我早有企图。好吧!”陈海峰坏坏地说道。
“企图你妹啊!再这样说,老娘就下床了。哎哎哎~你干嘛”赵秋丽正在玩笑地回答着,却突然感觉到陈海峰的下体猛然贴了过来。而抱在腰间的双手,也开始不老实地隔着裤子在小腹上画起了小圈圈。
“我想干你!”陈海峰将嘴巴贴到赵秋丽的耳边,一边哈着热气一边轻声地说道。
“嗯~哈~”赵秋丽听到这里全身不由得一震,本还想着说些什么。可是,只感觉到裤子突然被人拉开了,一只手便覆盖到自己的阴阜处。这下,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发出一声娇喘。
陈海峰此时更是一不做二不休,将左手伸进赵秋丽的睡裤中覆盖在阴阜上,右手则一路向上隔着睡衣开始不停地揉挤着赵秋丽的乳房。同时,全身紧紧地贴着赵秋丽的身体,特别是下体不时地做着推送的动作。
“阿峰,你轻点!”赵秋丽被陈海峰抓得有些不舒服,轻轻地说道。
“放心!一会我就让你上天去。”陈海峰答非所问,而是附在赵秋丽的耳边悄悄地说道。
“嗯~哈~”赵秋丽听到这里,不由得又是一震。除了一声娇喘,便不再说话任由陈海峰的动作。
在得到赵秋丽的默许下,陈海峰便大胆地开始动作起来。伸入裤子里面的左手,像梳子一样轻轻地把玩了一会阴毛。通过手感,陈海峰感觉到赵秋丽的阴毛并不是很茂密,柔柔软软地似乎并没有多少。然后,一路向下来到了小穴处。
陈海峰先将手握成一个拳头,轻轻地将赵秋丽的双腿分开一点点。然后,伸出中指沿着肉缝上下滑动着。此时,赵秋丽并没有完全动情。陈海峰本想去刺激赵秋丽的阴蒂,可是却没有找到。无奈之下,只好先用手指在肉缝中来回刺激着。不一会的功夫,陈海峰的手指便感觉到有些湿漉漉了。心里明白,赵秋丽已经有些动情了。便又试探着往阴蒂处滑去,这下明显感觉到一个突起的肉粒。心里不由得一喜,暗暗叫道:找到了。
“嗯哈~嗯哈~”赵秋丽被陈海峰摸得淫水横流,但是又要保持住女人特有的矜持,羞得闭上眼睛,嘴里只能呻吟几声。
当陈海峰的手指触碰到赵秋丽的阴蒂时,赵秋丽不由得又是全身一震,然后被那种瘙痒弄得不由得去夹紧双腿。可是,由于陈海峰已经将手变成了拳头。赵秋丽再如何夹紧,却也是没有办法,这样一来反而变成了扭捏。
陈海峰可顾不了这么多,柔如无骨的肌肤紧夹着自己的左手。而中指却在不停地上下摩擦着小阴蒂,虽然已经被淫水弄得满手都是。可是,有什么能比看着一个女人臣服于自己而更有满足感的呢?想到这里,陈海峰的节奏更加快速了。
“嗯哈~嗯哈~不行了~好痒~快停下来~啊~”赵秋丽实在受不了这种刺激,不一会的功夫竟然来了一个小高潮。
“舒服吧~”陈海峰只感觉到赵秋丽紧紧地夹了几下自己的左手,随后便软软地躺在那里没有了反应。同时,拳头贴近小穴处明显到爱液分泌得更多了。心里明白,可能是赵秋丽高潮了。不由得停下动作,贴到赵秋丽的耳边轻声说道。
“哼~”赵秋丽并没有回答,只是娇嗔了一声。
陈海峰知道,这就是对自己的认可了。想来,自己的肉棒也早已经坚硬如铁,而赵秋丽的下面也湿滑不堪。现在不上,更待何时?心里这样想着,立马一个翻身便下了床。慌忙将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下,身上仅穿着一件衬衣,便再次上了床。
赵秋丽正在享受着小高潮,陈海峰却一下子抽离了双手,还离开了床铺,让她感到一阵空虚。正在疑惑之间,陈海峰又重新上了床。赵秋丽刚稍稍放了一些心。等陈海峰上床后,赵秋丽便伸手去搂陈海峰的腰。结果这一搂,就让赵秋丽感觉到了一些异常。伸出的手心里传来是肉感,而不是裤子的面料感觉。心里不由得一惊,说不出是喜是怕。
原来,赵秋丽这段时间由于家里的琐事,常常与老公吵架,两人已经冷战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本来这次来助勤是不关她的事情,可是就是前天她无意间发现老公,居然背着她出轨了。一通大吵之后,趁着这次机会也就当出来散散心。刚才,她出来买水无意间看到陈海峰在那里看A片。一时心血来潮,本想戏弄一下他。没想到,陈海峰竟然用手都能让她爽了一把。心里便开始打起鼓来,不知道接下来的底线在哪里了?
现在陈海峰将裤子脱光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赵秋丽是心知肚明的。不过,此时心里又开始矛盾起来。自己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如果真发生了会是怎么样的呢?但是,一想起老公的出轨。心里又有些不甘起来,你能做初一就别怪老娘做十五。这样想来,心里也稍稍安定了下来。于是,暗暗地做了决定。
陈海峰却没有赵秋丽那么多的想法,10多天没有碰过女人的他,现在已经到了临界点。再说了,本来就是送上嘴的肉哪里有不吃的道理?不过,他心里也有些纠结,毕竟一直以来不管在公司还是在旁人的眼前,他总是一副家庭好男人的形象。今晚过后,对自己会不会有影响呢?一边是到嘴的肉,一边是自己的前途,想到这里原本坚硬的肉棒突然间有些疲软下去。
不过,让陈海峰没有想到的是。正在他衡量在三的时候,赵秋丽却突然转过了身,两人变成了面对面的睡姿。
“我在你面前是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赵秋丽望着陈海峰,轻声地问道。
“不是,你在我心里是一个女神。可远观,不可近玩的。”陈海峰摇摇头,回答道。
“贫嘴!你的~那个怎么软了?”赵秋丽主动一把抓住陈海峰的肉棒,疑惑地问道。
“我怕,万一对你产生了伤害。那就对不起你了!”陈海峰轻声地回答道。
“你们男人啊,没上床之前嘴巴甜的像蜜。腻了,就当女人是一堆垃圾说扔就扔。”赵秋丽一边撸着陈海峰的肉棒,一边哀怨地说道。
“男人也很好坏之分啊!刚才,我确实做的有些过了。如果您不同意,我现在就穿好裤子,咱们就聊聊天!”陈海峰一听到赵秋丽的说话,不由得心里一惊。以为自己的想法被赵秋丽发现了,做势就要去穿裤子。
“算了,还装什么好男人啊!你自己看,才几下呢就这么硬了。还想骗鬼呢?”赵秋丽听着陈海峰的说话是一套,可是生理上却是很老实的,不由得被逗笑起来。
“阿秋最聪明了,知道我这是在骗鬼呢!哎约,您能不能轻点,别掐我啊!”陈海峰的肉棒被赵秋丽把玩着,自然乖乖听话。正在回答着,肉棒却突然传来疼痛感,原来是赵秋丽在掐肉,只好求饶道。
“知道痛就好!哼,口是心非的家伙。”赵秋丽的玩心一下子被激起来了,不由得使劲地玩弄肉棒起来。
“是是是,口是心非!我错了,我错了。”陈海峰的命根子在别人手里,被整的那是叫苦不迭,只好认错。
“说正经的,咱们就今晚这一次。以后,想也别想。明白吗?”赵秋丽突然严肃地说道。
“明白!今晚咱们都喝醉了,现在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春梦。梦醒了,咱们就再无瓜葛!”陈海峰也严肃地说道。
“那还愣着干嘛,今晚,你想干嘛就干嘛!反正就是在梦中。”赵秋丽说到这里,脸不由得红起来。
“得令~”陈海峰听到这里,不由得心里一喜。这一句话,就是两人底线的突破。
陈海峰先将赵秋丽轻轻地推倒,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后,自己则站起来分开两腿跨坐在赵秋丽的身上,并将被子披在身后。接着,一个俯冲全身便趴在了赵秋丽的身上,同时,被子也盖在了两人的身上。
这时,只有赵秋丽的头露在被子外面。从外人看来,就只有赵秋丽一个人躺在床上。而陈海峰则全身都盖在被子中,他先是将赵秋丽的睡衣向上翻去。很快,睡衣就卷了起来,露出两座白嫩挺拔的山峰,原来赵秋丽里面竟是真空的。
陈海峰就像婴儿发现了粮仓,一口便含住左边乳头,而右手也没有闲着直接去就抓住右乳。
“嗯啊~”赵秋丽全身一挺,发出舒畅的呻吟声。
“啧啧~啧啧~”陈海峰一会含着乳头,一会又用舌头在乳晕上不停地舔弄着。舔弄完左乳,又用嘴巴舔弄右乳。同时,左手又去搓揉左乳。如此反复,弄得赵秋丽娇喘连连,双手轻轻抱住陈海峰的头。任他在双乳间,自如地切换。
不一会的功夫,赵秋丽的乳头就在陈海峰的舔弄下高高站起。而下体也传来一阵阵的酥痒,小穴内的爱液又慢慢分泌起来。
“啧啧~啧啧~”陈海峰看到乳房已经刺激的差不多了,便一路向下用舌头像扫地一般往小腹处扫去。
“嗯啊~嗯啊~”赵秋丽现在根本无法思考,抱着陈海峰头的双手随着他的动作而一路向下。除了呻吟,她根本不知道能还做什么。
“啧啧~啧啧~” 陈海峰的舌头围绕着肚脐舔弄一番,双手却还依旧还在不停地挤揉着双乳。等嘴巴扫到了小腹处,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赵秋丽是剖腹产。一条横着的刀口,微微地突出。
“你是剖腹产啊!”陈海峰伸出头,傻傻地问道。
“嗯~怎么了?”赵秋丽点点头,不解问道。
“没什么,就是问问~”陈海峰挠了挠头说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赵秋丽笑着说道。
“嘿嘿嘿~”陈海峰傻笑了几声,又钻进了被子里面。其实,陈海峰并不是大惊小怪。而是因为他知道,剖腹产的女人阴道还保持着一定的紧致。自然,好过顺产的。所以,故意问了一下。
重新钻进被子里面的陈海峰,现在眼睛直盯盯地望着赵秋丽的睡裤。虽然,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紧张的心情。陈海峰猫着腰,长长地呼吸了一声,抽回搓揉双乳的双手放在了裤头的两边。
暂停了几秒后,陈海峰双手轻轻往下一用力,松紧带的睡裤便和内裤一起被脱了下来。赵秋丽只感觉到身下一凉,下意识地将双腿夹紧。这下,就苦了陈海峰裤子只脱到大腿部就停了下来。不由得心里一惊,难道赵秋丽反悔了?
陈海峰脱不了裤子,但是毕竟赵秋丽的整个神秘地带已经出来了。心里一横,也不管赵秋丽是否将裤子脱得下。便将头直接伸到阴阜上,用鼻尖去不停地扫弄着阴毛。
“嗯哈~嗯哈~”果然,这一下赵秋丽又被弄得瘙痒难耐。不停地将身子扭来扭去想摆脱这种刺激。同时,伸出双手在推陈海峰的头。
陈海峰并没有放弃,趁着赵秋丽在那里扭动的时候,竟然成功得将睡裤给脱 了去。这样一来,赵秋丽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告破。陈海峰一面用鼻尖不停地扫弄着阴毛,一面又伸出双手抓向双乳。上下其手,很快赵秋丽就进了忘我的状态,原本紧夹的双腿也无力地搭了下来。
看到赵秋丽已经毫无还击之力了,陈海峰便将赵秋丽的两腿再次分开。将头埋了进去,顿时一股淡淡地尿骚味带着妇科洗液,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麝香色传进了陈海峰的鼻腔里。这对于陈海峰而言,仿佛是世间最催情的春药,让他情迷不已。
“啧啧~啧啧~” 陈海峰的头一埋进双腿间,便向着记忆中的阴蒂位置用舌头扫去。
“嗯~哈~”赵秋丽这下好像触电一般,全身不由自主地乱抖起来。双腿不由自主地又重新卷起,紧紧夹住了陈海峰的头。
“啧啧~啧啧~”尽管赵秋丽的双腿紧紧地夹着陈海峰的头,但是,陈海峰并没有放弃对于阴蒂的攻击。不一会的功夫,就感觉到满嘴都是赵秋丽的爱液。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陈海峰的进程。等到阴蒂充血突出后,陈海峰马上用嘴唇包住牙齿,竟然用嘴巴去轻轻地咬压。
“啊~不要啊~啊哈~”这下赵秋丽更是受不了这种刺激,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双腿再次夹紧,小穴里又喷了些许爱液。
陈海峰只感觉到下巴一热,一会就明显感觉到湿漉漉的。心里暗暗说道:没想到赵秋丽真的是一个敏感体质。性感带就是她的阴蒂,一会就多刺激刺激她那里。
心里这样想着,双手和嘴巴却没有停下来。虽然黑暗中,看不清楚究竟阴蒂长得什么样子。但是陈海峰感觉阴蒂已经刺激得差不多了,感觉得出有黄豆般大小。便放过阴蒂用舌头在肉缝中来回的扫弄着,此时的肉缝早已经淫水绵绵。每次的舔弄,就像在舔甜筒一般,明明没有什么东西却感觉舌头上很多的淫水。不过,却像白开水一般没有什么味道。
“嗯~哈~”赵秋丽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除了呻吟声还有就是有气无力地用手推几下埋在双腿之间陈海峰的头。紧夹的双腿,也开始慢慢地放松下来。给陈海峰的动作,带来方便。
  赵秋丽的双腿一放松,陈海峰的嘴巴立刻像找到目标一样。先是在肉缝中上下的来回舔扫着,一直到小穴口前。如此反复的舔拭,肉缝也已经微微张开,小穴口更是爱液横流,像一张微微张开的小嘴,流淌着因为刺激而产生的爱液和分泌物。陈海峰自然不会放过这人间极品,不时的将舌头通过小穴口伸出里面。一会的功夫,就弄得嘴巴上到处都是爱液。
“嗯~哈~唔唔~”赵秋丽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这让陈海峰感觉到不妥。立马用手捂住赵秋丽的嘴巴,使她的声音小了许多。这才放心的,又用舌头在赵秋丽的下体舔弄了一番,这才爬出了被窝。
“我要进去了。”陈海峰爬到赵秋丽的面前,望着她轻声说道。
赵秋丽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就算默许了他的请求。
陈海峰得到了赵秋丽的默许,便不再多说什么。轻轻地趴在她的身上,先用双腿将赵秋丽的双腿分开。接着,将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往小穴口处送去。虽然,刚才虽然对小穴已经很熟悉。可是,当肉棒往前推送时,陈海峰还是找不到入口。在小穴周边乱戳了几次,就是寻不到入口。
赵秋丽早已为进入做好了准备,可是,陈海峰几次都是过门而不入。心里知道他是不得其门,心里一通好笑。反复几次后,赵秋丽只好伸出一只手将肉棒握住,然后往自己的小穴口处一放。
陈海峰正在着急中,突然被赵秋丽的玉手握住,不由得心里一喜。在赵秋丽玉手的指引下,陈海峰只感觉到龟头触碰到一个温暖柔软的地方所在。心里知道这就是入口,轻轻地将腰部向前一推,赵秋丽牵引的小手轻轻一放。
“噗哧~”一声,陈海峰的龟头仿佛被一种吸力吸入一样,肉棒便滑进了小穴中。
“嗯~轻点轻点~有些受不了!”赵秋丽没有想到陈海峰的肉棒会如此大,虽然小穴已经很湿润了。可是,还是有些受不了痛得她用手推了推陈海峰。
“对不起!对不起!我慢点慢点~”陈海峰没有想到赵秋丽的小穴会是如此紧致,龟头才进去。明显的感觉到小穴就如橡皮筋一样,紧紧地箍住冠状沟。如果不是爱液充足,估计自己连龟头都无法正常进去。心里不由得一喜,如获至宝一般。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的那个太大了,我受不了。”赵秋丽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知道,那我现在慢慢地向前推。你要是疼了,咱们就暂停下来。”陈海峰怜香惜玉般地说道。
“嗯呢!”赵秋丽望着陈海峰点点头,然后将脸扭了过去,不再看着他。
“噗~噗~噗~噗哧~”陈海峰小心冀冀地控制着节奏,慢慢地将自己的肉棒向小穴深处推去。随着进度,冠状沟慢慢地挤了进去,随后便是茎身最后就是茎身根部。整个肉棒全部进入时还将小穴口的两片嫩也送了进去,直到就只剩下两个睾丸被挡在门外。结合处,两人的阴毛交叉在了一起。
“嗯~嗯~嗯~嗯啊~”赵秋丽一边发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畅的呻吟声,而双手则分别握住两边的床单。随着肉棒的深入而不断地调整着姿势,配合着陈海峰的进入。
“好一点没?我全部都进去了。你的下面好紧啊!”陈海峰将肉棒全根没入小穴中后,并没有急着抽插,而是停止了一切动作,就让肉棒被包裹在小穴中,好让赵秋丽的阴道能适应自己的尺寸。然后,对着赵秋丽温柔地说道。
赵秋丽并没有出声,还是将头扭向一边不看陈海峰。此时,赵秋丽心里又有些纠结了。当肉棒还没有进入时,她心里想的还是如何报复老公。而现在当肉棒进入以后,赵秋丽内心突然之间有了一种深深的罪恶感。
  陈海峰看到赵秋丽没有说话,以为她可能是正在适应自己的肉棒。便不敢再乱动,只是静静地趴在那里,享受着肉棒被温暖潮湿而又紧致的小穴包裹的感觉。
“阿峰,你~能不能~动一动”赵秋丽心里虽然纠结,可是,许久没有享受过的充实感又让她春心荡漾。陈海峰插入到小穴中的肉棒久久没有动作,这也让她有些难受起来。无奈只好放开自己,扭过头望着陈海峰用几乎是乞求地语气轻声地说道。
“那我动了,你要是受不了!记得叫停啊。”陈海峰听到赵秋丽的说话,心里自然是一阵激动。不过,他还是保持着一丝理智。怕赵秋丽受伤害,内心过意不去。
“嗯呢!”赵秋丽点点头,便又一次扭过了头去。这次是因为她害怕看到陈海峰的眼神,虽然在黑暗中并不能看清楚。不过,她能感觉到陈海峰那炽热的眼光。
“噗~哧~”陈海峰开始只是慢慢地抽插了一下。
“嗯~嗯~”赵秋丽便发出呻吟声。
“还好吗?”陈海峰停了下来,轻声地问道。
“嗯呢!”赵秋丽没有扭过头,只是若有若无地回答道。
“噗~哧~噗~哧~噗~哧~”陈海峰小心冀冀地抽插起来,但是速度幅度并没有太大。
“嗯~嗯~嗯~嗯~嗯~嗯~”赵秋丽只是随着陈海峰的动作,而轻声呻吟着。
“噗~哧~噗~哧~噗~哧~啪~”随着陈海峰的抽插,渐渐地感觉到赵秋丽的阴道已经适合了肉棒的尺寸,不由得心里一喜,便试着来了一个快速抽插。
“嗯~嗯~嗯~嗯~嗯~嗯~呃~”赵秋丽也渐渐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佳境,她现在越来越需要能快速的占有自己。而陈海峰的那一次快速抽插仿佛是听到了她的呼唤,这让赵秋丽不由得思乱情迷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陈海峰感觉到赵秋丽已经能承受住自己的动作时,不由得心里大喜。便不再有所顾忌,开始全力抽插起来。
“嗯~嗯呃啊~嗯嗯~呃~啊啊啊~”赵秋丽配合着陈海峰的动作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啧啧啧~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随着陈海峰的抽插慢慢地进入了佳境,嘴巴自然也没有闲住。本想和赵秋丽舌吻一番,可是赵秋丽并不配合。无奈,只好配合着抽插向赵秋丽的脖子和耳垂发起进攻。
“啊啊啊~不~要~啊~好痒~好痒~啊~嗯~”这下赵秋丽不淡定了,陈海峰误打误着,居然袭击了她的性感带,不由得浪叫了起来。
  “啧啧啧~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啧啧啧~啪啪啪~”这下陈海峰好像找到了新大陆,肉棒不停地在小穴中进进出出,而嘴巴却对着赵秋丽的脖子和耳垂却是不放过。
“啊啊~嗯哈~啊啊啊~啊哈~”赵秋丽被弄的语无伦次,原本抓住床单的手变成了无力地伸向天空,仿佛要抓住什么似的。身体也在胡乱地扭动着,双腿弯曲着用力地夹住陈海峰的身体。
“啧啧啧~啪啪啪~啪啪啪~啧啧啧~啪啪啪~”陈海峰依旧上下齐攻,下体已经明显感觉到赵秋丽的淫水越来越多,每次的抽插都能听到“哗哗”的水声,弄得两人的结合处到处都是。
“啊啊哈~嗯呃啊~不行了~啊~”赵秋丽只感觉自己像被千万只小虫在全身爬行,全身奇痒无比。而那根肉棒就是止痒的神器,每次的进出都能让这种奇痒的感觉消退。同时又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仿佛飞在云端。身体再也不受自己的控制,瞬间感觉上了天堂一般。不由得全身抽搐,阴道一阵收缩。居然,又来了一个高潮。
“啪啪啪~哗哗哗~啪~哗~”陈海峰感觉到了赵秋丽的高潮,但是他并没因此而停下来,而是继续快速地抽插着,每次都将淫水也带了很多。
赵秋丽无力地躺在床上,像一具玩偶任由陈海峰的动作。高潮的余韵并没有消退,但是那根带给她快乐的肉棒依旧硬梆梆地在小穴中进进出出。她已经无力去阻止,连呻吟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啪啪啪~哗哗哗~啪啪啪~哗哗哗~”陈海峰的肉棒依旧在小穴中快速地抽插着,冠状沟不时地将淫水带了出来,整个交媾的过程中便发生了水声。不多时,小穴周围便满是清的、乳白色的淫水和分泌物,散发出一种让人性欲上升的气息。还有一些淫水已经干涸了,在小穴周围和大腿之间形成一层薄薄的白色粉末。通过活塞运动,弄得陈海峰的肉棒周围也到处都是。不过,黑暗中的陈海峰并不知道两人结合处的情况。
陈海峰在一通快速地抽插之后,便停止了下来。而此时的赵秋丽已经开始慢慢从高潮中清醒出来,脸色变得粉嘟嘟的。像打了一层桃红色的胭脂,给人一种娇艳欲滴的感觉。当然,在黑暗中的两人自然是无法看清这一切。
“你怎么还没有出来啊!”赵秋丽已经享受过了两次高潮了,感觉到有些累了。可是陈海峰却还没有射出来,不由得问道。
“可能是太久没做了,敏感度下降了。”陈海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好找来一个借口。
“哦,那你还要多久?”赵秋丽弱弱地问道,心里有一种过河拆桥的感觉。
“没关系了,如果你累了。咱们就到此吧!我已经很满足了。”陈海峰听得出赵秋丽的意思,心里虽然不甘不过立马顺着她的意思说道。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时间太长了。宿舍的人发现,你知道的。”赵秋丽摇摇头,轻声地说道。
“那你现在回去吧,我没事的!不行的话,一会我继续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陈海峰听到这里,做势就要从赵秋丽的身上下去。
“别,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能有什么办法让你快点出来?”赵秋丽看到陈海峰要下去了,一把拉住他弱弱地问道。
“没事了,别让你为难。我有办法呢!”陈海峰轻描淡写地说道。
“好了,能不能别这样?你越是这样,人家越感觉自己好自私。”这下把赵秋丽给急到有些哭了。
“好好好,听您的!别哭啊,不然真让我成王八蛋了。”陈海峰赶忙安慰道。
“贫嘴!那你要我怎么配合你?”赵秋丽听到这里,破涕为笑地说道。
“说出来都不好意思!”陈海峰不好意思地说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点吧!时间宝贵。”赵秋丽催促地说道。
“和老婆一般都是她趴在床上,我从后面进去。这样的话,速度会快一点。当然了,如果太为难就算了。”陈海峰慢慢吞吞地说道。
“这有什么为难的!以前为了受孕,我和老公也常这样。”赵秋丽一听根本不是什么问题,爽快地回答道。
陈海峰还没有说话,赵秋丽便松开抓住陈海峰的双手。先让陈海峰从自己的身上下来,同时让他的肉棒也抽离了小穴。然后,随手拉来一个枕头。自己则翻了一个身趴在了床单上,将枕头垫在腰部。这样一来,圆润挺翘的臀部就突现出来。
一切前期准备完成了,赵秋丽便扭过头望向还在那里有些发呆的陈海峰,轻轻地说道:
“阿峰,轻一点!”
“嗯嗯嗯~”陈海峰看着赵秋丽按自己的意思摆好姿势,又催促自己快点动作。一面拼命地点头,一面一个翻身再次趴在了赵秋丽的背上。
“阿峰,你要快一点,时间真的不多了!一会宿舍的姐妹发现了,我们就真的完蛋了。明白吗?”赵秋丽趴在那里轻声地说道。
“明白,放心!呃~”陈海峰一边回复着赵秋丽的回答,另一面用手分两块臀瓣,将肉棒深入其中找到了小穴口便是一推。顿时,只感觉肉棒一滑,马上进入那个潮湿温暖的所在,不由得呻吟了一声。
“嗯~”赵秋丽没想到陈海峰会这么快就插进来,只感觉到小穴内一下子就被填充满了。而龟头扫过阴道壁的褶皱,让她不由得也呻吟起来。
“啪啪啪~”陈海峰这次并没有停下多久,便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嗯嗯嗯~”赵秋丽将头埋在枕头下,胡乱地哼哼着。
“啪啪啪~啪啪啪~”陈海峰推送着腰部,将肉棒在小穴中进进出出。由于臀瓣的阻碍,每次都会臀部的弹性弹回来,发出强烈的肉击声。也正是如此,这让陈海峰省了不少的力气。
“嗯嗯嗯~快一点~嗯嗯嗯~快一点!”赵秋丽有些忘乎所以,她不停地催促着陈海峰速度快一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陈海峰自然是大力配合,推送腰部的频率也是愈来愈快。只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在小穴中,就像被一张小嘴大力地吮吸着。让他不由得在抽出来,加快了速度。如此重复,陈海峰感觉身体越来越热,而自己的肉棒也快到了临界点。
“嗯嗯~不要停~快~啊~快~一点~啊~”赵秋丽完全放开自己的矜持,主动地扭动着臀部,不时地又收缩着阴道挤夹陈海峰的肉棒。
“啪啪啪~啪啪啪~”陈海峰在这种刺激下,完全已经忘记了一切。在阴道内的肉棒被阴道壁像只小手一样挤来压去,而龟头与阴道壁的褶皱摩擦着,虽然不时地会抵到柔软的子宫口。可是,摩擦带来的酸意已经让马眼开始张开,不时地渗出一些液体出来。
“嗯嗯!好棒~大力一点!对~嗯~就是~这里~嗯~啊~”赵秋丽疯狂地扭动着身体,嘴里乱喊着。已经分不清,究竟是真的爽还是只是配合。
“呃~不行了,我要射了!啊~”陈海峰再也坚持不了多久,只感觉龟头一酸麻,马眼一松开,储备了十多天的精液便发射了出去。
“啊~好烫~好烫~啊~”赵秋丽双手抓住枕头浪叫道。
“呼呼呼~”陈海峰连射了几股,这才停了下来。这时,全身疲备的他趴在赵秋丽的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得出来,刚才的动作让他的体力消耗很大。
“惨了,只顾着舒服了。你会不会怀孕啊!”陈海峰刚刚调整好体力,这才发现自己是内射了,吓得立马从赵秋丽的身上爬起来,不由得大惊失声道。
“哟,现在想起来了!刚才就顾着自己爽了。吓到了吧!放心吧,上了环的,便宜你这个坏蛋了!”赵秋丽被陈海峰一惊一咋的样子弄得好笑,打趣道。
“对不起!对不起。”陈海峰听到这里才稍稍安了心,赶忙道歉。
“行了,马后炮。快给我递点纸巾,东西流出来了。”赵秋丽娇嗔道。
“给给给,纸巾!”陈海峰听到赵秋丽的指示,马上下了床找来纸巾递给赵秋丽。
“傻样!言归正传。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就让你好看。”赵秋丽嘴上说着话,却麻利地用纸巾擦拭着精液,然后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坐在床边找鞋子。
“放心,放心!我一定不会说的。”陈海峰站在床边,下半身还赤裸着。但是,看到赵秋丽在找鞋子,马上蹲下身子将鞋子找来并给赵秋丽穿上。
“唉!真是冤家,如果我老公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赵秋丽穿好鞋子,感叹地说道。
“人嘛,做的事情终归是有好有坏。我有的,你老公没有。同理,你老公对你的好,我也做不到。不是吗?想开点。”陈海峰站在那里,对着赵秋丽感慨地说道。
“行了,反正你是领导,我们是说不过你的!不早了,我先上去了。水,递给我!”赵秋丽又理了理头发,这才站起身来伸手要过水。
“你的水,阿秋!”陈海峰将水双手递过去,放在赵秋丽的手上。
“快点穿好裤子啊!看你这是什么样子?”赵秋丽接过水,看到陈海峰还光着下半身,那条刚才给自己带来快乐的肉棒此时软绵绵地挂在那里。
“哦,马上!你看我这……呵呵……”陈海峰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床上找裤子。
“啵~谢谢你!走了。”赵秋丽走到陈海峰的身边,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害羞地说道。
“额,慢走!”陈海峰此时正双手提着裤子,呆在那里。
赵秋丽看到这个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这次是捂着嘴巴向楼上宿舍走去。
陈海峰穿好裤子,将床铺又好好收拾了一番。这下躺了下去,闻着被子里面女人香味。仿佛女人并没有走,疲惫地他没多久便沉沉地睡去了。

相关推荐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