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久久免费热

备用网址

暂无数据

查看更多
下载客户端
  • 签到免广告,送VIP
  • 5倍流畅度,不卡顿
  • 高清视频免费畅享
  • 看片,撸的更爽
立即体验APP
注册 登录
关闭
关闭
发表小说

[武侠]暴君的流氓小樱桃[-:元媛]已完结

日后再说 2017-11-28 | 天天日在线

71  

锲子

  今儿个,欢喜城可热闹了!

  城南的白府要嫁女儿了,而且还是嫁到邻城的雷家堡,和年轻有为的少堡主
结为连理。

  说到那雷家堡,可是邻城的首富,商行遍布全国,掌控着全国陆运,是数一
数二的陆运霸主。

  两家可说是门当户对,再加上白府小姐可是欢喜城里有名的美人,而雷少堡
主人也长得英姿焕发,两人郎才女貌,登对极了。

  而且这场婚事,喜宴摆上百桌,让全城的人一同参加,更乐翻了所有人,消
息一出,人人开口谈论的皆是这场羡煞旁人的婚事。

  而今天,就是那大喜之日了。

  一名姑娘扭着纤腰,姿态优雅地走进新娘房。

  她穿着红色的薄衫,露出大半的艳红抹胸和雪白无瑕的玉颈,一头乌黑的长
发盘了半髻,发髻上仅绾了朵艳红小花,剩下的长发垂落至腰际,足蹬绣着牡丹
的珠翠红绣鞋。

  那张艳丽的小脸仅擦上薄粉,唇瓣点上一抹珠红,才略施胭脂,就让她看来
绝艳不可方物。

  「喜儿,你来啦?」穿着一身红色霞帔的白梅儿扬起笑容,温柔地看向小表
妹。

  「不来行吗?你这亲事可是我娘促成的,我这未来的喜娘能不来见习吗?

  花喜儿娇笑着,手执一只纨扇,圆形的素帕绣面绣上艳红的牡丹,就如她一
样,虽然才十六岁,却已娇艳得如一朵盛开的花朵。

  「呵!等过些日子,搞不好就换你成亲了,你也十六了吧?差不多该嫁进裴
家了。」白梅儿温柔轻笑,没忘记她这个小表妹有个从小就定下的未婚夫。

  听到裴家,花喜儿眸光微闪,唇瓣笑得更甜了。「这谁知道呢?世事难料呢
说着,她走上前,亲手帮白梅儿点上胭脂,一双桃花美眸轻睇着表姊美丽秀雅的
脸庞。

  她这个表姊,个性温柔,从来就不发脾气,身子骨也向来纤弱,从小就是个
药罐子。

  虽然经过长时间的调养,身体好些了,不过模样看来还是十足纤细,彷佛一
折就断的菟丝花。

  这样的她,需要找一个强壮的男人保护她;不过,想到即将迎娶白梅儿那个
男人……

  「啧!我娘不知是眼瞎了还是怎样,竟然把你这娇滴滴的美人许配给那粗鲁
男人。」花喜儿轻哼,小脸满是浓浓不屑。

  听到她的话,白梅儿轻声笑了。「怎会?枭哥哥人很好,喜儿,你怎么还是
那么讨厌他?

  她好笑地看着花喜儿,美眸因提到未来的夫婿而泛着柔光,唇瓣也扬着甜美。

  「哼,只有你这傻瓜才会觉得那家伙好。」花喜儿摇头,「不过,嫁进雷家
可不比在自个家,雷家家大业大的,那姓雷的又是少堡主,三不五时就得出门谈
生意……」

  说到这,花喜儿顿了一下,小脸更是不屑。「那些男人,谈生意一定都选在
那些青楼,哇!骗鬼啊?生意一定要在青楼才会谈成?风流就风流嘛!讲得那么
高贵好听,骨子里啊,都一样下流!

  花喜儿冷哼,白梅儿听了,则笑了出来。

  「别笑,我在跟你说正经的。」花喜儿没好气地看着她。「你呀,没心机又
没手段的,要是那姓雷的真纳个小妾,你准被欺负死!所以啊,你绝不能让那姓
雷的纳小妾。

  「不会的。」白梅儿柔笑,想到心爱的男人,秀雅的小脸泛着美丽的柔光。
「枭哥哥说,除了我,他不会再娶别人了。

  「呿!这种话你也信?」花喜儿瞪着白梅儿,摇了摇头,觉得表姊真的太天
真了。「告诉你,男人的话听听就算了,绝不能当真,来,趁吉时还没到前,我
来教你个几招……

  「小樱桃,你少教坏梅儿。」低沉的嗓音从门口传来,随即一抹高大的身影
踏进房里。

  雷千枭,叫你别这样叫我,你听不懂吗?「花喜儿立即瞪过去。」还有,你
是没听过吉时前新郎是不能见新娘的吗?你来这干嘛?

  「当然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对梅儿乱说些什么。」雷千枭睨了花喜儿一眼,眼
神嘲讽。「幸好我来对了,不过梅儿恐怕要被你教坏了。

  雷千枭走向白梅儿,手指轻抬起那张略施薄妆的粉颚,眼神温柔似水,「梅
儿,你真美,让我真想吻你。

  「枭哥哥……」白梅儿红了脸,娇羞地瞄了花喜儿一眼。「你少说浑话,喜
儿在这呢!

  雷千枭淡淡地瞄了花喜儿一眼。「小樱桃,识相点就快滚出去,不要打扰我
和梅儿说话。

  「姓雷的,这才是我要说的吧?快滚出新娘房!还有,不要叫我小樱桃。」
花喜儿也瞪着雷千枭。

  她从小就跟这姓雷的不对盘,他长她七岁,两个人算是青梅竹马,不过是关
系很恶劣的青梅竹马,见面非得斗上一斗不可。

  「好呀!那不叫你小流氓好了。」雷千枭笑得恶劣,谁不知这花喜儿在欢喜
城可是响叮当的有名人物,在城里横行霸道的,人见人怕,完全不像个姑娘家。

  花喜儿眯起美眸,也跟着笑了,娇艳的笑容美得让人不敢逼视,可这笑容,
雷千枭可熟悉了,心里升起一抹戒备。

  「姓雷的,你信不信,本姑娘今天可以让你娶不了新娘、进不了洞房?

  哼!她劝他最好识相点,否则就不要怪她搞破坏,让他见识什么叫作真正的
流氓!

  雷千枭眯起眼,恶狠狠地瞪着她。「花喜儿,你敢?」这死女人,真是惹人
厌!

  花喜儿抬起小脸,挑衅地看着他。「你可以试试啊!」臭男人,敢呛她,看
谁先死呀!

  两双眼互相瞪着,谁也不让谁。

  「你们……好了啦!」一旁的白梅儿看得好气又好笑,「枭哥哥,喜儿年纪
小,你就别跟她闹了。

  「哼,我真同情裴亦寒,竟然得娶一只母老虎。」雷千枭冷哼,转头看向白
梅儿,俊庞立即温柔起来。「还是梅儿你好,温柔似水,娶到你真是修了一辈子
的福气。

  雷千枭万千柔情地说着,手指轻抚着白梅儿的小脸。

  「是呀,可惜她却修得一世的衰气,得嫁给一个粗鲁无礼的臭男人。」一旁
的花喜儿冷笑。

  「喜儿!」白梅儿看向花喜儿,轻轻斥责。「别这样说,枭哥哥人很好,能
嫁给他,我很幸福。」她娇羞地看着雷千枭

  花喜儿耸耸肩,很有自知之明。「好吧,看来我惹人嫌了,你们两个要缠绵,
日子多的是,不要浪费太多时间,小心误了吉时!那……本姑娘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摇着纨扇,头也不回地离去。

  离开前,正好听到雷千枭温柔低醇的声音。

  「梅儿,你真的好美……

  「枭哥哥,不要……嗯……

  然后,是一阵沉默。

  她不回头,只是脚步却更快了,直到离开了院落,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她
才停下脚步。

  唇瓣的甜笑早已消失,眸儿低敛着,她紧握着手中的扇柄,身体也轻轻颤着。

  不知站了多久,她听到身后传来沉隐的脚步声。

  穿着红色蟒袍的高大身影走过她身旁,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好似她根本不存
在。

  而她也跟着转身,抬起头,若无其事地走回院落。

  两人背对着,无视对方的存在,迳自——

  分、道、扬、镳。

                第一章

  若问欢喜城的人,城里的首富是谁?毫无疑问的,人人都会说是城里的夏家。

  若再问欢喜城的人,城里最横行霸道的流氓是谁?丝毫不用迟疑,每个人都
会说是夏家的大女儿——花大小姐喜儿是也。

  夏家大女儿,怎会姓花呢?

  客倌啊,不说您不知道,话说夏家夫人有个祖传的职业,就是当人间月老,
那间世袭的「包君满意」红娘馆,不知牵成多少美好姻缘。

  而夏家夫人原姓花,花夏两家在成亲前就谈好了,出生的第一个女儿要过继
给花家,好继承祖传的红娘馆。因此,花喜儿才不姓夏,而姓花。

  且她自小就以成为世间第一红娘为志愿,在夏家夫人的调教下,有着口灿莲
花的好口才、长袖善舞的玲珑手段,再加上精明得让人不敢小觑的狡诈智慧,只
要她谈的亲事,从没有失败过,只要她答应接手的婚事,不择手段她也要达成。

  那霸道至极的蛮横手段,让人闻风丧胆,短短几年,她就成了城里首屈一指
的红娘,名声甚至远播至各地。

  人人都知,若想谈得好姻缘,找花喜儿出马就是了!

  不过,花喜儿也不是任何送上门来的亲事都接,她大姑娘可挑剔了,红包不
满意不接、心情不好不接;更重要的是,若是对方她看不顺眼,不要说接下谈亲
的事了,她大姑娘会直接踢人出门的。

  一定会有人不爽,对不对?

  只是个小小红娘,跩什么跩嘛!

  不过,前面说了,花大姑娘是城里闻名的流氓,敢惹她的,她不择手段也要
让对方哭爹喊娘,踢出欢喜城,永不得入城,也不得出现在她面前,不然她会让
对方死得更难看。

  她的个性霸道又离经叛道,素来想做啥就做啥,从不管旁人想法,横行无阻
的做法,让人就算有怨也不敢吭一声。

  不过,她倒也不会欺负弱小,通常人不犯她,她也不会去犯人,而且被她促
成的姻缘,皆是人人称羡的神仙眷属。

  因此,想找她说亲事的人,还是前仆后继地上红娘馆,就盼她亲自出马,促
成一段良缘。

  不过,最近痴男怨女似乎变少了,搞得红娘馆也冷冷清清的,完全没有生意
上门。

  「唉!无聊死了。」花喜儿百无聊赖地坐在椅上,以珍珠绣成牡丹花蕊的绣
鞋早被她踢到一旁,只着白袜的小脚跨在椅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晃着。

  一手执着以羽毛制成的桃红羽扇,轻轻摇着,另一手则拿起玉盘上放置的瓜
子,送至唇边,张齿嗑着。

  一双美眸懒洋洋地轻掩,一袭艳红薄衫包裹住曼妙的身段,艳色的抹胸半露,
雪白的凝肤和美丽的锁骨隐隐透着莹白光泽。

  她有一张艳丽无双的小脸,却不流于俗媚;一双漂亮的桃花美眸,淡淡一扫,
就媚得让人酥进骨子里;唇瓣不点而珠,微微一噘,就诱得人想要一亲芳泽。

  浑然天成的娇媚和诱人的穿着,堪称是欢喜城里最美的一道景色,艳红身影
一过,不知迷煞多少男人。

  不过,通常只可远观,没人敢上前亵玩。

  因此,虽然促成不少美好姻缘,但花喜儿自己年届双十年华,却依然小姑独
处。

  曾经有过的未婚夫,也早成了她的妹婿,当初这事可是在城里闹得沸沸腾腾。

  没想到裴家少爷竟然娶了小姨子,而且这桩婚事还是花喜儿本人促成的,这
怎不让人吃惊?

  怎会有人亲手把未婚夫送到别人手上?而且还是自个儿的亲妹妹?

  不过,对于裴家少爷的选择,城里的人都能理解。

  花大姑娘虽然美得惊人,不过说实在话,还真的没有一个正常男人敢娶她。

  太精明的女人,而且还是精明到行事风格过于流氓的女人,真的没有男人有
种上门提亲。

  没人想娶个母老虎回家欺压自己,就算那母老虎再有钱、长得太美都一样。

  对于城里人的想法,花喜儿也明白,不过她无所谓,反正她对嫁人没啥兴趣。

  二十岁又怎样?老姑娘又怎样?她日子过得开心就好了。

  虽然……最近真的很无聊。

  捧起青瓷茶碗,花喜儿轻喝了口香茗,脑中拚命想着最近有啥事可以让她玩
玩。

  偏偏,她身边那几个朋友,该成亲的都成亲了,没成亲的,身旁也有个人了,
除了忙于八卦的袁日初跟她一样孤家寡人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有伴了。

  花喜儿抿了抿唇,不禁哀叹。

  「啧!最近不知走什么风,那些女人不是都嫁不出去吗?怎么这阵子嫁了一
个又一个,害我想找人玩都没伴。」摇着桃红羽扇,她无聊地再喝了口茶。

  偏偏最近又是七月,这种鬼月是不会有人来请她谈亲事的,让她更是无聊了。

  再这样闷下去,她真的快发霉了!

  嗑着瓜子,花喜儿没好气地想着,她真是闷到发慌了,谁都好,快送上门来
给她解闷呀!

  「小姐!小姐!」

  人还没进门,大老远的就听到喜雀的声音,没一会儿,一名娇俏的小姑娘就
气喘吁吁地跑进门来。

  「干嘛?」花喜儿打了个呵欠,桃花美眸慵懒地睨了婢女一眼。「什么事让
你这么喳呼?」

  喜雀顺了顺口,赶忙开口。「小姐,雷家堡的老夫人来到咱们馆里门口了!」

  「雷家堡?老夫人?」花喜儿眉尖微拧,坐正身子,让喜雀帮她穿上绣鞋。

  「是的。」喜雀一边帮小姐穿上绣鞋,一边说着:「我已经让人去招呼了,
人应该快到门口了。」

  她话才说完,花喜儿已站起身子,勾起笑容,「雷夫人,好久不见了,好端
端的,您怎会来我这呢?」

  她边说边迎向已来到门口的客人,亲热地挽住雷夫人的手腕,扶着她进门。

  「喜儿,不要叫我什么雷夫人,听了都生疏了。」雷夫人亲昵地笑着,虽然
已五十左右,可保养得当的模样,加上雍容优雅的姿态,让她看来像是四十出头。

  「以前你不都姨娘、姨娘的叫我吗?怎么一些日子不见,叫得这么生疏?」
雷夫人轻斥,不悦地看着花喜儿。

  「没办法,喜儿怕叫您姨娘把您给叫老了,瞧您,看起来可也没比我大多少,
搞不好人家看了,都以为您是我姊姊呢!」花喜儿笑得甜,嘴也甜得几乎可以滴
出蜜来。

  雷夫人听了,笑眯了眼。「你这丫头,几年不见,这嘴巴似乎更甜了。」

  「哪有,喜儿说的可是心里话。」花喜儿扶着雷夫人落坐,一旁的喜雀俐落
地奉上了茶。

  「你呀,姨娘可说是看你长大的,你这嘴巴里的话是真是假,姨娘我会不知
道吗?」雷夫人轻笑,没好气地睨了花喜儿一眼。

  「哎啊,姨娘,您说这话可冤枉喜儿了,人家对姨娘的话可只有真,没有假
呢!」花喜儿娇笑,美眸轻转,转了个话题。「不过,不知姨娘怎会上我这来?
是有什么事吗?」

  听到花喜儿转了话题,雷夫人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忍不住轻叹一声。「我上
你这来,是有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花喜儿轻问,不过心里已隐约有个底。

  「你知道你表姊三年前难产过世的事吧?」提到过世的媳妇儿,雷夫人连笑
容也没了。

  「嗯!」花喜儿轻应一声,眸儿微敛。

  「唉!梅儿真是个好姑娘、好媳妇,好妻子,是枭儿没这福气……当年梅儿
为了帮雷家生个孩子,不顾自己纤弱的身子,硬是要把孩子生下来,我们也有心
理准备,用心调养她的身子,也请了名医看顾,没想到最后还是……」

  雷夫人不禁哽咽,眼眶也红了起来。

  「姨娘,您别难过,那是表姊的心愿,喜儿相信她不后悔。」花喜儿拍了拍
雷夫人的手,柔声安慰她。

  雷夫人拿着手绢轻轻拭去眼角的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真抱歉,我失态
了。」顿了顿,才又继续说道。

  「梅儿去世三年了,枭儿也孤家寡人三年了,我一直叫他续弦,可他就是不
肯,宁可就这样一个人,但鹰儿都快三岁了,我舍不得他没娘亲疼,也舍不得枭
儿孤单一生……」

  「姨娘是要我帮表姊夫找个妻子、帮鹰儿找个娘吗?」花喜儿接话,对雷夫
人安抚地笑了笑。「姨娘,以表姊夫的身分和条件,我想一定有很多姑娘想嫁给
他。」

  「可是枭儿他都不要呀!」雷夫人急切地看着她,「喜儿,姨娘只有求你了,
你和枭儿算是一起长大的,你能不能挑些姑娘家的画像来雷家堡给他看看,顺便
劝劝他。」

  「这……」花喜儿沉默了下,「姨娘,您知道我和表姊夫素来不怎么合,我
的话他不会听……」

  「可是枭儿向来很疼你的,不是吗?」雷夫人急急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
们两个不合,一见面就吵,可最后枭儿总会顺你的意,若不是那时你跟裴家有婚
约,我还想要枭儿跟你成一对……」

  「姨娘,您想太多了。」花喜儿迅速又不着痕迹地打断雷夫人的话,小脸扬
起一抹淡淡的笑。「您忘了吗?表姊夫和表姊成亲后,两人感情如胶似漆,甜蜜
恩爱的模样可是羡煞许多人呢!」

  「是没错,可是……」雷夫人还有话想说。

  「好,姨娘,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会找几个好姑娘的画像给您,让您拿给表
姊夫看,好不?」

  「好,不过我要你亲自把画像送到雷家堡。」雷夫人附了但书。

  花喜儿立即皱眉,有点为难地看着雷夫人。「姨娘,可我最近有点忙,我怕
走不……」

  「最近是鬼月,你这应该没啥生意吧?」雷夫人不让花喜儿找藉口,精明的
眸子直看着她。

  见状,花喜儿只能在心里叹气。「好,我会亲自送画像上门。」反正没约时
间,她能拖就尽量拖。

  「好,那三天后,姨娘就等你过来。」雷夫人满意地笑了。

  「什么?三天?」花喜儿惊讶地看着雷夫人,赶紧开口,「姨娘,这太赶…
…」

  可雷夫人不让她把话说完,立即起身,笑呵呵地拍着她的手。「喜儿,姨娘
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记得三天后哦!你要没来,我可会跟你娘说你『呼咙』我哦!」
说完,人就走了。

  留下花喜儿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这……最后那一句话,摆明就是威胁嘛!

  「唉!」她只能轻叹,脑海浮起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头是千般复杂。

  四年不见……

  他,可好?

  「娘,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想成亲,除了梅儿外,我不想再娶别的姑娘,
你就不要费心了。」

  雷家堡里,雷千枭皱紧好看的俊眉,一脸无奈地对坐在主位上的娘亲说道。

  「我哪能不费心?」雷夫人瞪着儿子,「你也才三十出头,还有大半辈子要
过,就打算这么孤单一个人吗?」

  「我还有鹰儿……」

  「对,还有鹰儿。」雷夫人不客气地打断儿子的话。「鹰儿也快三岁了,你
可以不娶,可你要鹰儿一辈子都没有娘疼吗?」

  雷千枭抿紧薄唇,「鹰儿有我疼就好,而且,娘你也可以代替鹰儿的娘……」

  「我是鹰儿的奶奶,不是他娘。」雷夫人没好气地说:「我不管,反正我只
是跟你说一声,其他的事我来处理就好了。」

  「娘。」雷千枭冷下粗犷的俊庞,不悦地看着娘亲。「不管你怎么做,我绝
对不会娶别的女人。」

  「你……」雷夫人气得站起来,身体发着抖。「你这孽子,是要气死我这个
做娘的吗?」说着,她拿起手绢,哀怨地哭了起来。

  「想想看,自从你爹去世后,我一个妇道人家,辛苦地撑着这个家,养育你
长大,现在也只是想看你娶个媳妇,幸福地过日子,我不想让你一直想着梅儿,
沉溺在过去,这个心愿有那么难达成吗?我……我这么辛苦是为了谁呀?还不是
为了你……」最后,雷夫人索性低头痛哭。

  「娘,你不要这样。」雷千枭无奈地叹气,不得已,只能暂时妥协。「好好
好,随你想怎么做,行了吧?」

  反正只要他不答应,娘亲也拿他没辙,现在就先顺她的意好了。

  雷夫人开心地抬起头,脸上的泪水迅速停住,「你说真的?」

  「是。」雷千枭点头,「不过,我要娶的女人得由我来选,我不点头的话,
你不得擅自做主。」

  「好。」雷夫人笑着点头,只要儿子同意,后续的事她再想法子。「放心,
喜儿找的姑娘我有信心。」

  「喜儿?」听到这个名字,雷千枭不禁一愣。

  「是呀!喜儿这个红娘的名声可是远近驰名,你也听过吧?为了你,我可是
特地到欢喜城找她,求了好一会儿,她才肯答应帮你找些好姑娘的画像,喜儿的
眼光我信的过……」

  雷夫人兴奋地说着,而雷千枭则怔在原地,娘亲的话,他完全没听进耳里。

  喜儿……

  他想到那张美艳的小脸,还有那张一开口便毒死人不偿命的小嘴,个性霸道,
脾气又坏,总是和他杠上。

  「枭儿……枭儿?」见儿子失神了,雷夫人不高兴地沉下脸。「你在恍什么
神?娘在说话你有没有听见?」

  雷千枭迅速回神,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有,我有听到,全听得一清二楚。」

  「很好,喜儿明儿个就会来咱们这,你得乖乖地给我待在堡里,知道吗?」
雷夫人慎重叮咛,就怕儿子临时脱逃。

  「是,我知道。」她……明天来吗?

  见儿子这么听话,雷夫人满意地点头,继续说着:「说到这喜儿,几年不见,
人是长得越来越标致了,我看到都快认不出来了!不过她也二十岁了,却还没嫁
人,真可惜了,之前听说裴少爷娶了小满,可吓死我了,不过似乎也看得出来,
那裴亦寒从以前就对小满特别好……」

  雷千枭敛下眸,静静听着娘亲的话。

  关于之前裴家另娶夏家二小姐的事,他耳闻过,而且也不意外,那裴亦寒的
目光,向来只在夏小满身上。

  他听说是花喜儿在三人之间退让,甚至还亲手促成,让自己的妹妹和未婚夫
成亲。

  她……是抱着什么心情这么做的呢?

  他记得她是那么喜欢裴亦寒,以她霸道的个性,怎会舍得把喜欢的人让给妹
妹?

  他不懂她。

  那个女人,总是让人难懂。

  雷千枭轻扯薄唇,闭上眼,脑海浮现一抹美艳无双的身影,一颦一笑,清晰
不已。

  四年不见……

  她,可还跟以前一样?
上一篇:肉太多,我不要了番外   |   下一篇:内裤大盗的告白

相关推荐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