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久久免费热

备用网址

暂无数据

查看更多
下载客户端
  • 签到免广告,送VIP
  • 5倍流畅度,不卡顿
  • 高清视频免费畅享
  • 看片,撸的更爽
立即体验APP
注册 登录
关闭
关闭
发表小说

[武侠]过客 (完) -:chiyanlie

骚后更精彩 2017-11-28 | 天天日视频

170  

--------壹--------

                楔子

  传说,前世在佛前求了千万次,这一世才能换你这一次回眸。

  即便是那一眼的千娇百媚,万种风情,也使得我不枉此生。

  纵然只是人生过客。


                正文

  我名林兴,字牧云,云州南山人士。祖上朝廷开过武将功臣,后移居至南山
辞官归乡,几百年传承的家业,如今已经落魄成普通的小乡绅家族,日渐衰微。
自幼父母送我去私塾念书,希望以后能考取功名兴旺家族。

  每日寒窗苦读,勤学不缀,学业在全县也算可以,院试已经考取了秀才,再
下就是準备举人老爷,可以闲暇一段时间準备了。

  今日在家中书房研读诗书太久,不禁有些疲倦,坐于竹椅上忽然想起前些日
子同窗韩生送的几本闲书。于是起身在书架内侧翻找一会,拿出一部约有几十页
的闲书回到椅子上翻看起来。

  书名《如玉回眸》,开篇便是引用宋代皇帝赵恒一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
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讲的是一个书生勤学苦读,在其诚心实意之下,一本神书中
出现一所黄金宝屋,里面便有一位名叫萧颜的女子的故事。

  翻完此书,心中不禁回想起其中的内容,书生与神女的相见,相识,相守,
而后醒来,才发现这一切只是梦境一场。明知道这只是神话故事,但我仍然是心
神不定,无心再去翻看以前从未厌倦过的经意讲文。

  次日清晨,仍无心研读诗书,于是收拾一番,去往城外净回寺见好友净竹和
尚。

  我与净竹坐于树下,一杯苦茶足以使我们谈论一天时间,向净竹求教佛法之
余,又讲了昨日看到的那本闲书。净竹端起茶饮了一口,说了一个佛家的故事:

  阿难对佛祖说:我喜欢上了一女子。

  佛祖问阿难:你有多喜欢这女子?

  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
她从桥上经过。

  会有多喜欢?
             
          - - - - - - - - -
                
    某日

  与三四个好友相约,去城南林家书铺买书,挑选半天并没有中意的书册。与
朋友说下,我独自出了书铺去前面游逛。

  小小县城并没什么名胜古址,烟糜繁华之地。随处可见的石街小巷,木桥垂
柳,青苔古砖,若是雨后倒也是别具韵味。

  街上人不多,闲散的地摊小贩也是懒懒散散的吆喝着生意,偶尔有几个小童
嬉戏打闹着跑过。

  在一座石桥路过,随意往小河另一侧望去,突然发现一个女子在正站在一颗
垂柳下。


                  -------贰-------

  只见到这女子一眼,我便觉得心中一跳。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明眸皓齿,丹唇细眉,顾盼流离,婀娜妩媚,古文中说的洛神,便觉得前面
这女子正是这句诗的写照。

  当下头脑发热,顾不上读书人的礼数,快步走过石桥站于这女子对面。

  姑娘,唐突了。我乃…一句话还没说完,女子抬起头盯着我说道:带我走!

  嗯?我愣了一下,这姑娘说话气息淩乱,原本漂亮似水的眼睛里也是反映着
很複杂的情绪,哀伤,决绝,希望,还是?

  她又强调一遍:带我走,随便去哪。

  这是什么意思?我心头纳闷不已,看她这么坚决,好像遇到什么难事。

  姑娘,请随我来。说罢我转头带她往城西走去,那边家里置办的一套小院,
我时常自己去独住。

  身后的女子看我背影一眼,好似犹豫了下,快步跟在我后面。

  小院离这不远,偏僻安静,只有一个小小的院落,带着两间卧室,一间书房。

  我打开房门,让她坐下,看着女子低头不动好似遇到什么难事,又不想讲述。
即使再漂亮令我惊豔,我也不便多问。两个人呆坐着,我胡思乱想一番,再抬头
看她,还是一动不动仿佛雕塑画像一般。

  我无奈说道:姑娘,天将黒了,你家里在何处?

  公子你要赶我走吗,世间已经没有我余身之地了,家……?说道家,女子眼
里闪过一阵複杂的眼神。似乎已经不愿提及了。

  那好,姑娘,如果不愿回去,那你暂且现在我这里居住。此处是我时常读书
的地方,很少有人来打扰。

  我看她柔弱伤心的眼神,心里莫名一痛,仿佛是一只受到惊吓的离家小猫一
般,惹人怜惜。

  看时候也有些晚了,我点上灯然后赶紧去街上店铺买了些食物带回来,与她
一起默默吃了。

  吃完我起身说道:姑娘,我先回去,你住下吧,这里还是很安全的。

  说完我就往外走去,看她还是不说话,我默默一歎。刚到门口处,只听见身
后一声:公子,今晚能在这里陪我吗?

  我回过身,之间她站在门口处,一手扶着门边,一手好像紧张的捏着裙摆,
柔柔的抬着头看着我。

  我略一思索,虽然是和她独处,但她好似遇到什么事情,留她一人在这里也
不行。

  好的,那我就唐突了,姑娘。你在西屋暂歇,我去侧室。我转身回去,见她
去往西屋,我于是去侧室休息。

  姑娘既然不想说,那明天找机会再问下她遇到何事。令人惊豔的容颜,不知
为何会在路边停留。心里正胡思乱想着,一边準备脱衣服歇息。

  笃笃笃,蓦然听到敲门声,我走去开门。

  只见那姑娘泪眼婆娑的站在门外,看着我。

  姑娘,怎么了?我赶紧说道。

  公子……呜呜呜。还未说完,女子竟然一声痛哭,扑进我怀中。

  我猝不及防,下意识搂住她。这是……

  女子声音哽咽,埋头在我怀中呜咽的哭泣,我不知所措的搂住她转身进屋。
她穿的单薄,天冷夜晚不宜在外面。


               ---------三---------

  泪水将我胸口的衣衫都湿透了,她才断断续续的停下来。仿佛发洩完了,她
抬起头看看我,好像是不好意思,歉声说道:失礼了,公子。

  我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说道:想哭再哭一阵吧。

  仿佛是被我这句话逗笑了,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容颜一笑,仿佛世间万花绽放,色彩斑斓。我呆呆的看着宛如仙女的她。

  这一刻,我确定,遇到了值得等待千万年的那一个回眸一笑,遇到了宁化做
五百年石桥,也想遇到她。

  眼前的女子如此清丽,完美,梨花带雨,凝眸含情。

  公子,今晚要了奴家吧。要了玉儿吧。

  女子脸颊突然变得红红的,羞涩的轻声说道,语气虽然颤抖,但我也听清楚
了。说完她边紧紧的闭上眼睛,清晰可见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显示着心里的
激动不安。

  玉儿全名原是叫做楚玉儿。

  看她如此娇羞的模样,我心头不禁一片火热冲动,喉咙吞咽一口。

  好。既然佳人如此相求,我也忍不住了。第一眼就见她如此惊豔,早已经想
要亲近于她。没想到发展的这么快,晚上就可以一亲芳泽。

  双手缓缓在她背部上下抚摸,从香肩到圆臀,轻轻摩挲着。纤细的小蛮腰不
盈一握,浑圆的小翘臀肉感十足。即使是隔着轻薄的衣裙,也能感受到怀中美人
那皮肤惊人细腻的弹性。

  抱着娇柔温软的香躯,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住玉儿的唇上,恣意侵犯。原
本闭眼的玉儿被我吻住,受惊似的睁开眼,一动不敢动的任由我的侵犯,眼神间
慌乱不堪。吻住香唇一阵,我更是把舌头深入她嘴里上下搅动,到处肆虐,挑逗
着她的舌尖,吸允着她的口水津液,以此来使她动情。

  搂住她的脖颈,不让她挣脱,她只好被动的接受我的亲吻,吱吱呜呜的呻吟。
又亲吻了一阵,才把她鬆开,舌头离开她的香舌,一条透明度的水线津液竟然还
连接在一起,气氛瞬间淫糜暧昧起来。

  玉儿。我深情喊了她一声,然后双手离开她背后,伸到玉儿胸前,一手摩挲
她娇嫩羞红的脸颊,一手攀上胸前的乳峰,轻轻揉捏起来。她低头看了一眼,嗯
呢一声,又紧紧闭上了眼睛,好像默认了我的侵犯。

  丰满的娇乳用手刚好完全握住,柔软中还带有坚挺,比之以前接触过的丫鬟
佩儿还要好。抓握把玩一番,弄得玉儿娇喘连连。

  接着双手解开衣扣,把衣衫拉开掀到一旁,露出翠绿色精緻的肚兜,无心细
看上面刺的什么,双手从侧面伸到肚兜里面,一把握住两座乳峰,香脂满腻,一
阵体香从娇躯传来,清香扑鼻。

  时而揉捏乳肉,时而手指夹住乳头蓓蕾,刺激的玉儿又是一阵呻吟声,似拒
还迎的无力遮挡躲闪着。


              ---------肆--------

  嗯~啊~公子,轻点啊~奴家不~不要~啊~嗯呢~娇声抗议着的玉儿,
自然是无法阻挡我的爱抚揉捏。一阵阵的刺激感不住的冲击她的身体和心里。

  我又低头吻遍她的额头,脸颊,脖颈,用嘴叼住她精緻的耳垂,轻轻向耳朵
里吹着热风,更是让她情动不已。

  看她云鬓缭乱,衣着不堪的模样,简直是忍不住要吃下她了。

  双手从肚兜拿出来,在她惊呼声中抱住她的细腰,一把抱起来,走向床边。
将她放倒在床上,不顾她双手阻挡,把衣裙脱下来扔在一旁。

  宛如玉女的身躯就这样呈现在眼前,肚兜遮掩着胸前和小腹部分,下半身余
下了白色的短身亵衣,这么一幅修长窕窈的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
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恍如谪仙
神女一般。

  我下面的肉棒早就已经坚挺不已了,手掌般长的肉棒顶的裤子凸出一个大包,
我急忙脱光衣衫,露出略显健壮的身躯,胯下的肉棒坚硬如铁,鸡蛋大的龟头更
是充血变为了紫红色。

  我慢慢爬上床,分开腿跪坐在玉儿身侧,将手伸到玉儿身下,把肚兜解开,
亵衣褪下。完整赤裸的身体终于映在眼前。少女的乳房,小腹都是那么精緻迷人。

  看向两腿间的蜜穴,稀疏的卷丝遮挡着如花朵般的小穴,已经有感觉的她蜜
穴口流出了淫液玉浆,分外诱人。不禁用手指放在她的蜜穴之上,触摸着,滑动
着,更使得玉儿身躯一阵阵颤动呻吟。

  啊~公子,不要~啊,不要~好羞人~啊~不要看~嗯~啊~啊啊……喘息
叫声悦耳如仙音一般。

  看着透明的津液已经流出蜜穴口,缓缓淌下股间,更是把一根手指伸入蜜穴
里,瞬间温热的穴肉紧紧包裹住我的手指,从快到慢在蜜穴里来回抽动,引得她
娇躯扭动不已,似拒绝,似迎合。

  呻吟声越来越大,蜜穴淫水越流越多,我也把另一根手指插了进去。


               ---------伍---------

  啊~啊啊~奴家~受不了了~公子~嗯啊~啊~嗯……不要用力……不要…
…啊~啊~用力……嗯~用力吧~啊~要了我吧~

  抬头看着玉儿早已经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气喘连连,情欲已经被挑起来,我
也不再逗弄她。将她的玉腿分开用手握住肉棒的前端,靠近流着淫水不断蠕动的
蜜穴,上下摩擦一会儿。

  见她更是受不了,紫红色的粗大充血的龟头缓缓挤进蜜穴肉里,借着淫液的
滑润,顶着穴肉的排挤,不住往里面插入。

  啊……好胀~不要~不要进来了~啊~公子~不要了……啊~

  我不顾她的呻吟反抗,感受着蜜穴肉壁的挤压蠕动,全方位的包裹住肉棒的
触感,简直让人沉迷。肉棒插进去一半位置,我又缓缓往外拔出来,龟头快到蜜
穴口时,我再插进去,来回抽送,腰部不断挺动。

  肉棒的一半不住的在蜜穴抽插,引出更多的黏稠的蜜汁玉浆,速度越来越快,
身下美人的叫声越来越响。感觉时机差不多,一鼓作气,将肉棒顶到蜜穴的最深
处,紧紧包裹着肉棒的穴肉更是蠕动挤压,我稍微停了一会,让玉儿适应一下。

  呃……在肉棒顶进深入的一瞬间,玉儿发出仿佛被顶到咽喉的声音,娇躯一
阵颤慄。

  顶死奴家了~啊~公子~奴家受不了了~快些把出来吧~啊~公子~回过神
玉儿带着哭腔呻吟乞求到。

  我故意装作听不到,在她回到神的时候,我摆动腰部肉棒又缓缓的前后抽动
起来,感受着肉壁被层层顶开,肉棒舒爽的感觉简直无与伦比。

  肉棒冲刺速度继续加快,两颗蛋蛋也此次撞击到阴唇嫩肉之上,沾染着不少
的淫汁。在闷哼呻吟声中,我拔出肉棒,双手将玉儿翻过身来,让她跪趴在床上,
向后翘起白嫩的屁股,露出鲜美的蜜穴肉缝。

  玉儿好像很羞涩的脸埋在软枕上,屁股不安分的扭动着。
        
好羞人啊~啊~公子~不要~了~不好~啊~嗯啊~

  我双手扶着美人的屁股和腰肢,肉棒靠近淫湿的蜜穴口,猛地插了进去。啊!
一声娇吟闷哼声中,我快速抽插起来。

  噗嗤噗嗤噗嗤~蜜穴淫水肉棒摩擦撞击的声音从胯间响起。

  伴随着玉儿的呻吟求饶,我更是恨不能将肉棒龟头顶进蜜穴最深处最低端。

  柳腰款摆,臀波蕩蕩,用手抓弄拍打着浪臀。

  啊~小妖精~舒服吧~公子我的~肉棒长不长~我也是舒服的低声叫喊出来

  呜~啊~好公子~奴家~啊~玉儿~的小蜜穴嗯~舒服死了~啊~轻点~啊
~啊饶了奴家吧~啊~受~受不了~了~啊~好长好粗的肉棒~啊~呜呜……玉
儿也是被干的浪叫出来,完全没有了少女的矜持羞涩。

  浪叫着,扭动着的身躯,恣意释放着激烈的春情,美眸微闭,檀口轻张,娇
吟阵阵。腰肢往后使劲撅起,圆滚滚的屁股向后顶动,头也往上抬着晃动,似乎
也要将我的大肉棒吞进去。


                ---------陆---------

  好妹妹~好舒服啊~以后你就嫁与公子我吧~啊~好不好~玉儿~我愿意一
世照顾你~双宿双飞……啊~我情不自禁的想要将身下的美人纳为己有。

  身下的玉儿听到这句话,身体一阵颤慄僵硬,泪水忽然涌出双眸,可是我却
没有注意到,精力全部集中在肉棒之上蜜穴之间。而后才发觉到好像玉儿的反应
更大了,不顾体力的向后顶着,肉穴更是用力的包裹挤压着湿淋淋的肉棒龟头。

  啊~啊~剧烈的动作使我感觉到美人的热情,再使劲冲击抽插一阵,终于感
觉肉棒龟头变得灼热滚烫,快要射出来了。

  噗嗤~噗嗤~在摩擦声中,我使劲力气将肉棒顶到蜜穴最深处不动,龟头膨
胀乱颤跳动不已。火热的精液终于射到里面,一股一股的输送到肉壁之中。
          
    啊~我射出来了啊~舒服~玉儿~

  在我射出的一瞬间,身下的玉儿也是娇吟一声:啊~公子~奴家也要去了~
啊~啊~

  一股热流也从最深处的花心之间沖撒在龟头之上,精液和淫汁交织在一起。
肉棒抽搐一阵,吐出最后一股精液,仍然坚硬着的时候,我拔了出来。虽然还想
再继续索爱,但是看到玉儿高潮之后疲倦的剧烈的喘息,胸口小腹起伏不定,也
只能是休战。

  赤裸的身体在玉儿身侧躺下,双手环腰抱住娇嫩的身体,吻着她白皙的脖颈
脸颊,嘴里在玉儿耳畔说起绵绵不绝的情话:

  好玉儿,今日时候第一眼望见你,我便知道一见锺情是什么,望着你那美丽
柔弱的眼神,我情不自禁的才上前搭讪于你……

  怀中的美人也是低声细语的回应着,附和着。

  渐渐的,抱着温软的身体,我沉沉的睡过去。

  一个梦,梦中我牵着玉儿的手,游走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游遍城外的花林山
涧,滔滔不绝讲着说着,握着她的手一颗不曾放下。很温暖,很舒心的幸福感,
充斥着我,牵着她的手,仿佛世界一切都是美好的仙境。

  往前走着,一刻不曾停歇,渐渐地。渐渐地。手里感觉不到她手指的温度,
停下身向后望去,倩影何在?

  啊!

  我蓦然惊醒,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我还在床上赤裸的躺着。

  玉儿呢?身侧早已经没有佳人的身影。

  难道昨天的一切都是梦?为何又那么真实?

  不。这不是梦,呼吸间似乎还闻到有熟悉又陌生的体香。

  穿好衣衫,疾步走出去,却还是没发现玉儿的身影。

  是梦,非梦?

  走过桌子的时候,一张宣纸被风吹落下来。

  我捡起一看,两行清丽的小字: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
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顷刻泪目!

  一个宛如谪仙的女子,一日相见的倾情,一夜帐暖春宵的欢愉,一段无疾而
终的眷恋。

  这纸上半阙的古词,我已经懂了佳人的心思。

  恍惚间想起了那本闲书里的书生,明白了佛前的阿难。

  ——你有多喜欢这女子?

  ——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
桥上经过。

  大概前世我也已经在佛前求了千百年的祈愿,受了千百年的吹风日晒雨淋,
终于在这一世换到与她的相遇。

  或许只是玉儿一个过客,却值得我这一世在这美好回忆中度过,不枉此生。

  愿来世再与你相约。


                完结
上一篇: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