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久久免费热

备用网址

暂无数据

查看更多
下载客户端
  • 签到免广告,送VIP
  • 5倍流畅度,不卡顿
  • 高清视频免费畅享
  • 看片,撸的更爽
立即体验APP
注册 登录
关闭
关闭
发表小说

[强暴]【美丽妈妈被两人同时大干】【完】

骚后更精彩 2017-11-28 | 天天影视网

178  

(一)

  我天生就是个好色的坏胚子,晓得利用人们的弱点,赚取自己的利益。当然,这要是没有两把刷子,那是不行的。我从小就聪明,家伙也大。

  我的妈妈原是辽甯一家歌舞团的文艺骨干,长的酷似关之玲。妈妈长很漂亮,气质高雅,又注重穿着打扮;加上她166公分的身材,因此大家都认爲她很有味道。在整个社区而言,妈妈可是数一数二的性幻想对象呢!

  自从爸爸去了海南作生意出车祸死了。33岁的她也下岗了。为了生计她四处找工做,最后在一家夜总会当了舞员。盛夏的一天下午我放学早了回家,发现家里的小院大门紧闭,我好奇的跳墙进去,跺在平房窗户后往里偷看,只见屋里有两个青年男子色迷迷围着我妈。

  “嫂子,你放心只要你这次让兄弟们舒服了,你借的两万元就算了。可别和上次那样说好了,又不干了。”说话的男的竟是我叔叔--阿达和他的老板麻哥。

  “那你们要说话算话,只能一个小时的时间,小军就快下学。”穿一身白色西服短裙,面容娇美的妈红着脸说。

  “脱下你衣服……”老板命令着妈妈。

  “哎……”她的手慢慢的将西装自她肩上除下,迟缓的在腰上找到裙头的扣子,松开它,然后拉下拉链,裙子便直滑到她的脚踝上,白细滑润的肌肤闪闪发光,除了白色透明长丝袜与高跟鞋外,她现在几乎全裸,站在两个青年男子面前,眼神迷惘的凝视着,老板坐到床边腰揽住她抱在膝盖上。揉着妈妈那美好的双乳,捏着那对坚挺起的腥红乳头。

  她肉体深处原始的欲望被挑逗起来,呼吸急促,浑圆丰满的大腿张了开来。开始呻吟,她的私处又湿又滑。

  老板将妈妈推倒在床上,然后跪下,将她的大腿高举过双肩,舌头探进妈妈湿润欲滴的三角地带,轮流将那两片丰厚多汁的阴唇含进口中,轻柔的吸吮,再把舌头探进妈妈她爱之缝隙的下端,然后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阴蒂,优雅的舔着它,感觉到妈闻着妈妈蜜穴传出淡淡可爱的气味。

  她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嗯……嗯……”她无意识的呻吟着,无力的瘫在那儿,任凭老板在自己的肌肤上为所欲为,大腿不由自主地摆动着。很明显地,肉洞上方有个小豆子样的东西慢慢鼓起,探出头来。发烫的肉棒因为第一次的关系,怎么也对不准,几次都从旁边滑了过去,但龟头上已经沾了不少热乎乎的淫水,老板命令她:“把我的肉棒放进去,听见没有!”

  妈乖乖地抬起屁股,扶住发烫的硬肉棒,老板顺势一挺,立即感到进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软和温暖中。妈显然不觉得什么疼痛,只是一脸惊惧地望着他。龟头在里面挺进,到处都是淫水的滋润。

  “别难为情。太太。你不是和你老公干了无数次了吗?”

  他跨在妈妈的身上,开始慢慢有力的抽送。很快的,就没法控制屁股的抽动频率,开始像一匹野兽一样奸淫着妈妈,空气中弥漫着激情。

  “怎么样?很舒服吧。”

  妈妈露出欲哭的表情,“那……我不知道。”

  “这没有什么好害羞的,这样做会更舒服的。”

  膨胀的肉棒在她的穴里,猛地插入更深。刹那间,我感觉到他肉棒的顶部抵到了妈的子宫口,“啊……不要……啊……啊……”嘴里立刻发出淫浪的啜泣声。

  妈一边用力弯屈着两条修长的穿长筒丝袜的玉腿。一边不觉得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着猛烈进攻。

  “啊……”

  妈张开那丰满的唇,老板的嘴巴迎上去,舌头也探进她嘴里搅动起来。动作的空间大了许多,老板无所顾忌地抽插着。

  妈的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双腿也不自觉地环绕住他的腰。看见她那双丹凤眼露出迷离的目光,我知道她也享受。毕竟猛男的肉棒是不一样的吧!我想。

  老板更加奋力冲刺,要把积压的精液射到妈的阴户。突然他龟头一紧,因为妈有了次高潮,子宫口咬住了他的肉棒,老板忍受不住,急速地抽出来油光光的大鸡吧,喷出了一道滚烫的白色浓精。弄得她满脸都是。

  “真爽啊……弟兄你上。”接着又对她说:“把一只丝袜脱了。”

  听了老板的话,她顺从的从床上下来,开始脱袜子。单腿着地,一条腿撑在床上。用手将袜子缓缓脱下。那脱袜子的动作,赤裸着的下身,宽花纹白色长统丝袜的包裹着玉腿,雪白的丰臀,还有那性感的弯曲阴毛,早已经变硬了的充血的粉红色乳头,无不显示着此时此刻她是他们的玩物。再傲慢的女人到了他们的手上,也都会成为任我玩弄的一条性感母狗。

  阿叔等人有生以来首次见识到这般雪白丰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体,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他们色眯眯的眼神发出欲火的光彩,把妈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红柿。

  丝袜很快就脱完了。这时阿叔开始不老实了,他伸手搂着妈妈的肩膀,另一只手也滑到妈妈的腿上。

  妈妈身子一扭,挣脱开来说道:“你不要乱来呦!”

  阿叔嘻嘻笑道:“谁叫你长得那么漂亮?”

  话声方落,他伸手就握住妈妈纤细的足踝,并脱下妈妈的白凉鞋。妈妈猝不及防,像是吓了一跳;但瞬间,妈妈已恢复了正常。她两手向后撑着地面,一抬腿就踹向阿叔;阿叔伸手接住那白嫩的穿白丝袜的足,凑在嘴边,便吸吮了起来。

  妈妈似乎痒的很,她不停地轻笑,另一只玉足也的踹向他。但阿叔身手灵活,手臂一抬,就将妈妈的那一只脚夹在腋下。将两只玉脚夹住他的巨阳,开始脚淫。

  我在窗外气得半死,阿叔站在妈妈的身后托起她的一条大腿,将粗大的龟头,对正妈妈湿漉漉的阴户,他向前一挺,深戳了进去。

  “噗嗤……”一声,整条大肉棒已经从背后没入了肉穴中,妈妈唉哟一声,痛苦的淫叫:“你的太大了!轻一点啦!”双手赶紧扶到茶几上。

  虽然她已经有了次高潮,但淫欲似乎并没降低。频频挺动着她的雪臀向后迎合着他,想要让更深的插入。阿叔还是不紧不慢的的逗着她。冷不防她伸出一支手,向后抱着他的臀部,然后将自己的屁股往后一顶。

  “卜滋……”一声,大阴茎已经整根没入在她湿淋淋的肉穴中了。她闷哼一声,好过瘾,略抬着头,臀部顶得更高了,穴内的肉壁紧夹着的大鸡巴,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二人结合处不断流下黏稠的爱液,直滴至他的大腿处。

  阿叔拚命的抽插着,她的大阴唇随着阴茎的进出一张一合,淫液也随着阴茎的出入,顺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我看到妈美丽的曲线和屁股的洞里插入肉棒的情形。我觉得后背上已经冒出汗珠。

  “啊……我已经受不了啦。好弟弟咱们换个姿势,我一条腿站困了。”

  妈妈发出满足的声音,让他平躺在床上,然后一只手扶着阴茎,顶着她的阴唇,然后缓缓坐了下来。阿叔更加兴奋莫名,抽插得越加起劲。她的肉体被碰击得一耸一耸的,带动到胸前一双白晰的大奶子也跟着有时上下乱抛,有时又左右摇晃。躺在地下的阿叔伸手上前捧着两个乳房不住搓弄,在乳头上又捏又擦,直把她搞得酥痒万分,两粒乳头变得又大又红,勃起发硬。

  二入之间再度发出了肉体摩擦的猥亵声。渐渐的,阿叔觉得阴茎被她的阴唇和肉壁越夹越紧,阴茎像被一个小嘴儿用力吸允着,这是他未体验到的快感,“嫂子果真是不同凡想啊!好棒呀!喜欢和我性交吧?”

  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哼……好……不……要……折……磨……我……哼……哎……”

  她迷人的浪叫越发刺激着阿叔,他疯狂的挺动着下身,把身上的妈妈颠了起来,我看到他的龟头一直到睾丸慢慢的被她湿热的阴唇紧含住。她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哦……好舒服……”

  他决定速战速决,一次喂饱她,要在短时间内把她彻底征服,他把阴茎抽出到只剩龟头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猛冲锋,用力的急速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落满脸,两手把床单抓的皱的乱七八糟,每插入一次,她就大叫一声:“啊……啊……啊……”她淫荡的呻吟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阿叔连忙用他的嘴塞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她还是忍不住发出浑厚的声音:“唔……唔……唔……”

  我的肉棒已经把裤子高高顶起。

  面对如此尤物,只有加力进攻了,这时麻哥将肉棒抽出了妈妈的小淫嘴,挺着大鸡巴躺倒在妈妈身下,用他的大肉棍从下边插入了妈妈的屁眼,而阿叔则对着妈淫汁淋漓的阴户用力插入,强烈的冲击直达子宫,同时阴核也受到压迫,妈妈像条母狗般被两人同时大干着。

  到了后来,只听到妈妈淫浪的呻吟和他们急急的喘气声。在数不清的撞击后,妈妈发出哼声,如此便达到高潮,全身颤抖。两人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当叔的阴茎跳了几跳,一股滚烫热麻的精液直往子宫射去,他每用劲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宫颈烫得热乎乎。连续七八下,直到整个阴道都灌满了精液为止。

  他畅快把的阴茎由妈妈的阴户中抽出来时,他的白色精液也从阴唇里流出来,操她屁眼的麻哥说:“哗,你的屁眼这么紧,夹得我好爽啊!”说着说着,他已加快了速度,“我……我也快要忍不住了……”然后把肉棒抽出,射在了妈妈的屁股上背上。

  “唔……不行了……啊……好……”妈双手抓住床单,抬起屁股,淫荡的扭动,语无伦次。然后像死去那样瘫直在床上。

  我的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也射了一裤裆,惨了。

  (二)

  转眼我已经读大一了,我开始考虑报复妈妈的事,我要奸淫她,要插她的小穴,不仅我插,而且要让更多人插,让和她有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都来上她,让她尝尝乱伦的滋味。想到这里,我心里兴奋极了。我想等时机成熟了就有你受的。

  妈妈发生煤气中毒的那天,我正在上学,听到噩号,我简直不敢相信。

  我连忙赶到医院,但为时已晚。妈妈也由于脑部受到煤气中毒,人处于昏迷状态。一下子家里就我一个正常的人了,瞬间的突变简直不能接受,听医生说我妈妈中毒不算很深,恢复需要时间,目前还没有恢复正常人的可能,生活不能自理,天哪!

  那时我十九岁,妈妈才三十五岁啊,但事实并不能改变。我暂时放弃了学业,照顾我妈妈。她人还和以前那样光彩、美丽。但由于脑部受伤,智力就像一个3岁的婴儿,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音,她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了,眼睛也无神,无助地看着前面。

  医生说:“现在再住下去也是枉费精力和财力,还不如在家里吃药休息,完全病好需要半年。”

  我知道医生说的是实话,就叫了车子,接妈妈回家。

  回到家里,放下东西,关上门,回转身看着我已失去了思维的美丽的妈妈,我内心油然升起一股想要玩弄她的念头,我走到她身边,故意为她掸掸衣服上的灰尘,手不经意地碰了碰她的乳房,心彷佛马上就要跳了出来,可妈妈一点反应也没有,是啊,她怎么会有呢?医生不是说了吗?她现在和婴儿是一样的啊。

  我大着胆,伸出手摸了摸她的披肩长发,雪白的脖子,然后又摸了摸她的标致的脸,她长的太像关之玲了。我下面的肉棒有了反应。是啊,现在这个家就我和这个没有思维的但又这么漂亮的妈妈,我现在是一家之主啊!我可以随心所欲啊!妈妈的身子本来是老爸的,现在却是我的了,我可以放恣的玩了。

  我拉住妈妈的手带她进了我的房间,再关上房门,开了灯,我坐在床沿边,把我妈妈拉到身边,然后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妈妈像个小孩似的听话,我贴近她,一只手挽着她的腰,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隔着她的蕾丝边乳罩抚摸她的乳房。

  一下子,我的脑子轰的热了,我不顾一切地把她的乳罩撕了下来,好漂亮的两只乳房,我抓住她的乳房,拚命的摸、揉。尤其用二根手指夹住那粉红色的乳头尖端磨来磨去时,那种强烈的快感,太美了。

  她一点没反应,我终于胜利了,我的手又伸到她的下面,直插她的阴部,天哪!我摸到了,摸到我妈妈的阴毛了,阴唇夹得很紧。

  我又把手往下伸,手触摸到她的小缝,我伸出一个手指,一下子插入她的阴道,在里面放恣的来回划动,中指在火热湿润的里面抽插,同时用姆指压迫转动阴核。

  没一会儿,我的手指粘满了她的淫水。忽然我发觉面容娇美的妈脸红了,羞涩的看着我,眼睛也像有神了。

  太刺激了,我放开我妈,然后褪去自己的全部衣裤,大胆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那迷惘的眼睛,心想我不需要你的脑子,我只要你的身子。

  我脱下她的裙子和内裤,让她平躺在床上,在妈身上只剩下推到胸部以上的乳罩、和细花纹白色长筒丝袜,头靠在床头板上。

  “这种样子特别好看哟!”

  我最喜欢干穿着白袜的美丽女子。我自然是把她以前穿过的白长。短筒丝袜全找出来了,准备就绪,简直爽番了。我跪到地板上,“以前不让我摸,哼,现在我要摸个够。”

  手摸着在丝袜里的修长大腿,那种丝质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把她有一点点异香味的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丝袜的脚趾吮吸,淡淡脚味,我越添越爽,趴开她的双腿,然后赤裸裸地坐在她的双腿中间,用两手将我妈妈的两条腿往两边用力撑开,雪白的大腿残忍的分开,暴露出肉缝,妈妈的阴道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张开。

  我用一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一直插到手指根,然后勾动手指,随着我的不停勾动,玩弄。能感觉出膨胀的阴核,我的手指又沾满了她的淫水,我将妈妈的屁股抬高点,然后用嘴含住她的阴道,伸出舌头抵住她的膨胀到极限的阴蒂,在我的不停抖动舌头下,妈妈的淫水随着我的舌头,流入我的口中。在受到猛烈的口交下,雪白的肩头开始颤抖,虽然没有声音但知道她在羞耻哭泣。

  当我玩够后,我下面的肉棒也涨的不行了,我爬到她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然后将肉棒用力插入她的阴道,里面已经充满蜜汁,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舒服的阴道,柔软而富有弹性。阴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匀地夹着我的鸡巴。

  她的淫水好多,我几乎把持不住要射精,咬牙强忍着,不能这样无用,我要好好的享受一次,以后才会有自信。随着肉棒的抽插发出淫靡的声音。

  妈妈的呻吟声连续不断,阴道缩紧好像不肯放松的样子。使劲下插时碰到子宫上,能感受到里面的肉在蠕动。

  我一边不停的抽动,一边亲吻着她湿润的双唇,妈妈嘴里居然发出性快感时才独有的呻吟。

  “好,这也是一级治疗。”呻吟声愈来愈大。

  “啊……别……别弄我的……啊……小民……喔……”

  我停下来心虚的问她怎么了?可妈妈一点反应也没有。

  “哎!吓不倒我。”

  我屁股高高低低地起伏着,似乎这样的举动带给她相当大的欢愉及喜悦。

  没多久,我的高潮来了,在我妈妈的阴道里我终于第一次射精了。我十九岁的童子身给了妈妈。乳白的精液从妈妈从还未闭合的阴道口中流出,答答的滴到地上。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了,每天我回去都要这样玩,外人还以为我是个孝子呢,但事情并没有结束,这事给我的一个朋友发觉了。

  他是我的邻居,叫马大哈,今年19岁。原本是在市体校学田径,后来因为猥亵一处女,被开除了。他长得十分健壮,一米八五的个头。

  一天晚上他看我这几天心神不定的样子,就说到我家里去玩玩,顺便看看我妈妈,平时我们两家有很好的关系。他说过我妈妈很漂亮,妈妈是他数一数二的性幻想对象呢!现在他要来我家,我知道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但也没有很好的借口回绝他,所以我无奈的和他来到我家。平时我不在的时候我妈妈在家里穿的很少的,也没有人来我们家,我也喜欢这样,现在他来又没有准备,只好这样了。

  一进门,他就看见我妈妈了,母亲仰卧在床上。穿着性感的粉红色真丝内衣,几乎是全透明的那种里面的春光一揽,她没有带胸罩两颗大葡萄隐约可见,连裤带都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知道我妈妈的情况,所以他很大胆的对我说:“你真行,让你妈妈穿的这么露啊。我就知道你小子一肚子坏水,得手了吧?”

  我很尴尬的笑了笑,他说:“没什么的,我不会到外面去说的。”

  他知道我和我妈妈的事情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马大哈直接走到我妈妈面前,朝我妈妈看了看,对我说你妈妈还是那么漂亮。我无语回答,他伸出手摸摸我妈妈的脸,我想制止他,他笑嘻嘻的说:“我不可以吗?”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我知道他如果说出去那就什么都完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对我说:“怎么,小民,你想在旁边看吗?”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很尴尬的呆在一旁。

  他说那我自己顾自己了。说着他继续摸我妈妈美丽的脸蛋,还不停的和我妈妈说:“现在我可以大胆的玩你了,阿姨。”

  他坐在凳子上,然后把我妈妈抱在腿上,他隔着妈妈的衣服摸她的乳房,妈妈一双飘亮的大眼睛单纯的看着马大哈,他一边摸一边对我说:“你妈妈的奶子真这么大吗?”

  我又很尴尬,不知所措,他说:“让我再摸摸。”

  我看见他用手撩起我妈妈的内衣,一把抓住我妈妈的丰满乳房拚命的柔,妈妈的奶头又长又有弹性,挺起来有一颗红樱桃大,让他大感兴趣,不断的将两个奶头轮流压下,放开让它弹起、然后以姆指和食指轻轻捏转乳头,一直到乳头硬挺才换另一个乳房玩。

  过了几分钟,他又把手伸到妈妈的下面,我知道他想摸妈妈的阴道了,我的脑子轰的热了,但没有办法,只好任他了。

  他的手已经摸到我妈妈的下面了,用手指轻轻的梳理妈妈的阴毛,梳完阴毛手往下滑动,爱抚妈妈肥厚的阴唇,用中指在两片阴唇中间轻柔的上下滑走,然后用姆指与中指捏揉阴唇,因为他的手在里面不停的动,刺激的母亲一双半闭的秀眼里满是妩媚和羞愧。脸颊已经红润,鲜红嘴唇微张。似乎有点性要求了,好像在说你可以任意玩弄我的圆润屁股。等他把手拿出来后我看见他的手指上都是我妈妈的淫水。

  他把我妈妈放下来,对我说:“把你妈妈的裤子脱了,我要上了。”

  我没有办法,只能听他的,我走过去,一把拉起来我妈妈,解开她的裤带,把我妈妈的裤子脱下来。一丝不挂的母亲把有曲线美的雪白裸体暴露在马大哈面前,赤裸的肉体发出艳丽的光泽,修长的大腿上穿着白色长筒丝袜、圆润的屁股、丰满的乳房、披肩的长发,看的我也头昏脑胀。

  谁知马大哈让我做的还不止这,他让我从后面抱着我妈妈,坐在桌子上,让我用手抓住妈妈的膝盖,用力往两边扒开,形成一个M字,我依着他的意思做了。然后他站在我妈妈的双腿之间,脱下裤子,他的肉棒比我见过得我叔叔--阿达和麻哥的家伙还粗大,硬挺,像大香蕉似的朝上翘。

  “我操,你这和A片里的黑人的大鸡巴有何区别?”我惊叫出来。

  “阿姨,就让我的大鸡吧来收拾你吧!想不到我竟有这等艳福。”他边抚摸着妈妈的两条穿着那双的细花纹白色长筒丝袜的大腿,边用鸡巴在她的肥厚阴唇里磨擦,弄得她的阴毛、大腿根都是亮晶晶的淫水。

  “美人阿姨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情妇了。快卖肉吧!”

  他用力一挺,只听见“噗叽”一声,肉棒一半插进淫肉穴里。顺利的契入妈妈的体内。他慢悠悠地往里一寸一寸的插入,等到完全插入,又慢悠悠地抽出,直到油光光的大鸡吧上都是我妈妈的淫水后,突然他用力往上一挺,雄伟的大阴茎在那细小的阴道里、大行程的抽插,犹如急风暴雨,电闪雷鸣,一连三十多个回合,在马大哈着力摧残之下,妈妈的淫妇本色终于被我激发出来了,只见妈妈被他操得满面痛苦,要死要活,双手死命推他的胸部;不顾一切地嚎叫起来,“啊……啊……小民……喔……我……我受不了……小民……哎唷……”

  倒是我怕邻居听见,家丑不可外扬啊,我拿起妈妈脱在枕边的一付白丝花边短袜,塞进妈妈嘴里,她还在叫,但塞在她嘴里的短袜,使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被马大哈压得上半身往后仰,美丽的乌发在脑后性感的甩动,妈妈勃起的奶头被马大哈用牙咬住,揪起三寸多长。

  妈妈的阴道里都是淫水,随着的肉棒抽动,她的屁股也迎和着,并发发出时“咕唧咕唧”的声音,他抬起身,双手抱起妈妈放在地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他抓住妈妈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肉棒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大抽大插,连续六十几个回合。接着又短行程进攻,急抽急插,只见他全身条形肌肉不停地抽动着。

  这个小子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快速地抽插,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睾丸撞击着我妈的会阴,“啪啪”作响,粗硬的体毛与我妈柔软的阴毛磨擦着,绞缠在一起,痴呆的妈妈,好像还有力量回应男人的攻击,呼吸急促,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塞在她嘴里的花边白短袜,使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喔……喔……唔……”从美丽阴户中挤出两个人的淫液流到地板上,马大哈每一下抽插都是尽根插入,撞击着子宫口,当高潮来临的前一刻他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妈妈的子宫口感受到有精液强劲喷射时,立刻达到高潮的顶点,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地上。

  马大哈畅快地把的油光光阴茎由妈妈的阴户中抽出来时,他的白色精液也从阴唇里流出来,我翻开妈妈的小阴唇,把一支注射器轻轻插入阴道深处抽取残留精液达五十多毫升,保存在一玻璃瓶内。

  后来他又要我在他的面前和我妈妈性交,当时我的头都炸了,但看他的样子,我也只能听他的了。他和我换了个位置,我把妈妈雪白双腿扛在肩上,把肉棒剌入到湿淋淋的肉洞里,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机一样用力向下撞击,每插一下,妈妈都浪叫一下。洞穴口挤出的淫水,顺着大鸡巴湿淋淋的流下,浸湿妈妈的阴毛四周。

  插了大约三百来下后,我把肉茎抽出,转插入妈妈的屁眼里,妈妈的菊花蕾紧紧地套住我的肉茎,妈妈则更淫荡地浪叫、呻吟。随着我屁股的扭摆、起落,妈妈整齐匀称的双脚在我背上摇摆。

  我轻拍妈的屁股,让她趴伏在书桌沿,我自己动手拉下她的一条白丝袜,把湿淋淋肉棒上的淫液擦拭干,然后涩涩的就将阴茎插进她的下体……妈妈轻轻喘着气,她的腿太长了,她逢迎的屈膝微蹲,自动以阴道容纳我的阴茎开始套弄起来。

  我紧抓那两片丰满的臀肉,用力抽插。

  马大哈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脸都红了,觉得快感来临了,抱着妈妈的屁股死命地狠操起来,直操得妈妈“哎呦、哎呦”乱叫。

  我将阴茎抽出大部分,跟着猛沉屁股,“扑哧”一声,鸡巴完全捅进妈妈的阴户中,把妈妈捅得向前一耸,趴在书桌上,而我也趴在妈妈的身上不动了。阴茎跳了几跳在我妈妈的里面喷射了浓精。好不快活。

  (三)

  那一夜我朋友马大哈共射了五次,由于受凉发起了高烧,引起了急性肺炎,两个多月没再来。

  妈妈不亏是舞蹈演员,一点事都没有,还是身体健康。这段时间我把她送到省康复医院继续治病,效果还可以,生活基本能自理了,就是智力太低,像个5岁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听我的,很乖呀。现在家里很缺钱,为了给妈妈治病和补营养,我四处打工和借贷。每天累得要死,心情也不好,一直没有机会,在医院同妈妈发生性关系。为此,我问朋友马大哈借了3000元,小马到还痛快得给了我。

  我妈出院的第二天,马大哈跑来说他们大老板很想见见我妈妈,因为他十分崇拜香港巨星关之琳,而我妈长的酷似关之琳。还说这是我大挣钱的机会。马大哈现在混好了,给一个搞娱乐城的港商大老板开车,每月工资待遇1000元。

  过了两天,马大哈开着大奔驰拉的老板来到我家,买了好多礼品,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倒上茶,客气了几句后,小马说:“小明,把阿姨请出来,让金老板见见如何?”

  我坐在板凳上,叫了声,“妈,你出来一下。”

  妈妈从她的卧室走出来,平淡的看着金老板他们,经过康复后的妈妈长得更漂亮了,她眼睛大大的,瓜子脸蛋,皮肤白晰,丰挺的乳房和微翘的臀部、丰盈修长的大腿。

  金老板往茶几上放杯的手一下停在了空中,眼镜后的眼珠瞪得铜钱大,色眯眯的眼神发出欲火的光彩。

  “May God!雷(你)太像她了。我最喜欢关之琳小姐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真让人有一种不可言喻的高兴啊。”这金大老板兴高采烈的说。

  “小马,你知道吗?在香港出五十万元,请关之琳小姐出来喝茶都要排队呀。你把事情给我办好了,我让你去香港发展。”金老板一拍巴掌说。

  “谢谢,金老板,我和小明是铁哥们儿。他的事我做一半的主儿。是不是,小明?”马大哈谦逊的说。我连忙点头说是。

  “那好,小明,这是给你的点心意。拿去喝茶啦。”金老板从手提皮包里拿出一沓一万元的新版人民币,扔到我怀里。我刚要推辞,小马用手在我背后拧了一下,我只好不出声。然后又闲聊了十分钟,他们起身告辞,送走了金老板他们。

  我心里乱的很,有一种杨白老卖喜儿的感觉,不过一想自己一点挣钱本领都没有,靠什么养活我们娘俩?前段时间为了给妈妈治病和补营养,我四处打工和借贷。每天累得要死,心情也差极了。

  下午小马又来了,说给我道喜。找到你妈这一美人,金老板高兴得不得了。愿意再出两万元,让你妈陪他一个月,你要愿意可以同去他的娱乐城,那里保龄球,高尔伏,酒店,游泳馆,夜总会应有尽有,一概对你免费,你小子可过上富豪生活了。

  看看在钱的份上我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午马大哈开着一亮日本产轿车,带着我和妈妈洗桑那,做美容,买衣服,在大酒店美美吃了一顿。晚上8点钟,我们回到家里,小马接到金老板的手机,让我们一起去他在沈阳开的夜总会玩儿,并让拿上我妈穿过的所有袜子。我们收拾好东西,就开着那日本轿车来到夜总会。

  年过四十,足有一米八个头的金老板,在一个飘亮的外国小姐陪同下,神采飞扬出现在豪华型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有两个卧室,一个健身房,一个卫生间。我和妈妈坐到一排真皮沙发上。

  “小明,来到我这里,请随便,不要客气。这个飘亮的小姐叫李奥嘉,今年19岁,是中俄血统,我从哈尔滨请来的公关小姐。奥嘉,把小明先生照顾好呀。小明妈妈这边由我来照顾。”老板说着话就把我妈搂再怀里。

  我有些紧张。仔细打量奥嘉,她的金发在头上挽了一个高高的髻,一张美艳的鸭蛋脸上,有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脸上露出少女的纯真。她的身材十分苗条,有162cm,但她那丰满挺拔的胸膛、高翘的臀部,说明了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

  “小明先生,请随我来。”一口东北口音的奥嘉,亲密地拉我的手走进一个卧室,关住了门。

  我激动的坐到进口沙发床边,李奥嘉穿着杏黄色的T恤,一对坚实的乳房在那短衫下高耸地挺直着,下面是白色短裙,透明的白色的短筒玻璃丝袜,脚上是一双白色高跟皮鞋,半撩起的裙摆下露出雪白的粉臀(哇!粉红色的蕾丝三角内裤),在她蹲下时使臀部更增丰盈的感觉。

  “我现在给你服务好吗?”甜美的声音里带着挑逗。

  “你会吹箫吗?”我大胆的问。

  “当然会,我先看看你那儿有多大?”李奥嘉老练的说。

  她将我的牛仔裤拉下,露出我的内裤。我感到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摸索着停在我半硬的阳物上。

  “哎哟,你的还挺大呀!”

  她细长的手指缠绕着我的阳物,开始温柔地抚弄它。

  “把她脱下来吧。”

  她拉下我的内裤,我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热气喷到我的龟头上了,然后开始张开嘴唇将肉棒含进去,专心地慢慢套弄我的肉棒,再试用湿润的舌尖舔着我的肉冠边缘,然后慢慢地将的肉棒含入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着,不时吸着肉棒;小巧的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着我的男根。在龟头的马眼口马上就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逗着、又用牙齿轻咬他的龟头,右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

  “哦……好……小骚货……吸得好……”我舒服地哼出声来,手把她的金色长发拢了起来抓住,屁股开始往上挺。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摇动,口中的大鸡巴吞吐套送着,只听得“滋!滋!”吸吮声不断。李奥嘉尽情尝着我那股男子特有的美味。

  然后李奥嘉站起来,双手将杏黄色的T恤从头上脱下。在腰上拉下裙头拉链,裙子便直滑到她的脚踝上,把的小蕾丝内裤从她雪白的粉臀上蜕了下来,滑润的肌肤闪闪发光,除了白色透明短丝袜与高跟鞋外,她现在几乎全裸。在我伸手玩弄她丰挺乳房和金黄色阴毛的功夫,李奥嘉嬉笑地把我脱光了。

  我一下抱起体重不足50公斤的李奥嘉上了床,一边搂着纤腰,一边和她在热烈的接吻,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在嬉笑中,那乳房正抖动摇晃不已,瞧得人血气贲张。

  我两手在她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阵,且恣意在她两只雪白的双峰上,一按一揪,手指在鲜艳的两粒红乳头上揉捏着。

  李奥嘉实在是淫淫无比,她抚摸着我的大鸡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说不出的青春、性感。

  不一会只见她站了起来,背靠着墙,双腿分了开来,大眼睛娇媚的看着我,我也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奥嘉那曲线玲珑的身段,不禁心中暗暗赞美,她的娇躯实际上比他所想像的还要美丽得多。

  奥嘉用两手抱着我的头,慢慢的往自己的小穴靠去。

  “我要你亲我下边。”

  我蹲了下来,拨开了她茂密的阴毛,她的淫液在粉红色的穴口闪闪发着亮光。

  我伸出舌头,开始轻轻的往穴口上方的阴蒂舔去。每一次进攻,她就会轻轻的颤抖一下,嘴里还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惭惭的,我越来越快,她雪白的圆臀也随着摆动起来。

  我用嘴唇吸着她的凸起的小豆豆,两根手指也不停的往淫穴来回出入,她的叫声开始变大,微闭着眼睛,臀部的摆动也越来越剧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向我的嘴唇磨蹭。

  “啊……啊……啊……”她淫荡的呻吟声。让我忍不住要干她。

  我的阴茎胀大起来,胀得又热又硬,像一支铁棒,突出在两条大腿中间。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摆在眼前的这个背靠住墙,两腿站地大分开,美丽少女,就是专为我预备的,我的脸上流露出一股垂涎欲滴的表倩。

  一只柔弱的玉手抓住了我的又硬又热的阴茎,往一个非常紧窄的阴道里塞去。

  我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她的丰臀,只觉得我的龟头被湿滑柔软的肉穴慢慢吞食,过了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豁然畅通的感觉。

  “你的……真是太粗了,好硬……是不是,石头做成的?”奥嘉淫荡的看着我,笑着问。

  我不理会她。把龟头在阴唇上随便揩了几下,已经蘸满了黏滑的淫液,再对准桃源洞口往里用力一插,听见“唧”的一声,便全根捅了进去。直顶花心,充实的感受涌上大脑,她不禁张口“啊”的一声喘了口气。

  这时我把她死死压在墙壁上,屁股开始一前一后地动着,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我用粗长的阳具在她双腿中间不停冲刺。一时间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阴茎退到阴道口,再狠命地直戳到底;一时间慢拖慢送,还把阴茎拿出在阴蒂上轻磨;一时间又用耻骨抵着会阴,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转,让硬得像钢条一样的阴茎在小洞里四下搅动。

  奥嘉用呼声来渲发她内心的感受,口中还发出:“噢……啊……噢……好舒服呀……嗯……嗯……”叫声。她的淫叫像是给我在鼓劲,一定要拿出好成绩。我连续狠狠抽送了三百多下。

  大约只有十几分钟,我便感到了她洞穴内的一泄如注,直觉得滚烫的蜜汁很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

  我想今天我真是太兴奋了,难得的是,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我已明白无误地感觉到了她的高潮,我更得意了,双手握紧她柔弱双肩,让阴茎仍然插在阴道里,缓慢而有力的干她,奥嘉滚烫的面颊贴在我宽厚的胸膛上,娇滴滴的爬在我怀里,长长的金发蹭的我脖子痒痒的,她用纤纤的嫩指轻揉着我的乳头,然后顺着我的腹部轻轻的调逗着我又黑又浓的阴毛。

  “我……的小弟弟……还可以吗?”我喘息着问她。

  “好厉害的小弟弟哟。”她低着头害羞的说。

  我重复着活塞运动,但是频率越来越快,窄小、润滑的阴户吞噬着我那又粗又长的肉棒。

  我抬起她的身子,按住她的屁股,使我的每一击都能深入她的体内。奥嘉的眼睛紧闭着,脸泛潮红,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享受着我给她带来的快感。她的呻吟越来越大:“噢……噢……快呀……很舒……”

  我的冲击越来越猛烈,两只雪白的双峰剧烈地上下乱抛起来。我那曾经满足过妈妈的肉棒如今更加勇猛,在她紧凑、多汁的肉洞里进出自如,将她插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好几次我将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内,然后再狠狠得插入。

  我如此这般地干着她,我希望能令她永远记住她的第一次。

  “啊……哦……干我,哥!”她终于大叫起来,“我要……啊……哦……哦……我是个坏女人……好哥哥,亲哥哥……用你肥硬的肉棒干我……”

  听着美丽淫荡的奥嘉这样的哀求,顿使我热血沸腾。

  其实,根本不需她这样说,我也会狠狠地干她,那本来就是我的目的。

  我加快了抽插的深度和速度。

  我猛烈地冲击着奥嘉的阴户,一下,两下,三下……不知多久,一股汹涌的暗流袭遍我全身,我的神经突然间变得异常敏感,压抑已久的精液不断地冲击龟头,向我敲响冲锋的警钟。

  “我要射了,奥嘉,快……”我急道。奥嘉同时屁股大力左右摇摆。

  我终于忍不住了,阴囊一紧,压抑了好半天的精液有如脱疆野马怒射而出,重重地击打在奥嘉的内壁深处。奥嘉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悄然涌出,紧紧地包围着龟头,令我全身的每一个神经都受到强烈的冲击。

  显然她也达到了高潮,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上挺着。

  我的喷射持续着,浓厚、粘稠、火热的精液源源不断地涌向奥嘉的阴道深处。我的肉棒只是快速做着短距离的抽动,随着每一次抽动,就射出一股浓精。

  【完】

  26500字节
上一篇:用穴抵房租   |   下一篇:女友闺密的无套诱惑

相关推荐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