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久久免费热

备用网址

暂无数据

查看更多
下载客户端
  • 签到免广告,送VIP
  • 5倍流畅度,不卡顿
  • 高清视频免费畅享
  • 看片,撸的更爽
立即体验APP
注册 登录
关闭
关闭
发表小说

[长篇]【淫途亦修仙】【序章】

赵日天 2017-12-06 | 天天影视网

3432  

ttr58.com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ttr58.com原创】春暖花开,ttr58.com有你。欢迎加入--:------驻吧作家:渚碧礁       序章

  “老头子,你醒醒,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爹……”

  “爷爷,您快醒醒啊,快睁开眼看看您最疼爱的寿儿啊!”

  午后白蒙蒙的日头刚刚偏西不久,一声声焦急地呼唤声就从南揉国,益阳郡蒙邬山脚下的柳家堡最高大的一座四进四出的大院子里传了出来。

  “柳大善人看样子是快不行了?”此时正是初冬农闲季节,柳家的几个佣人和佃户正聚在外院一间房里边烤火边唠嗑闲聊时就听到了内院里传来的呼喊声。

  “看样子是这样。柳大善人好像才刚过五十岁吧?这就不行了?ttr58.com首发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短命鬼,真是奇了怪了。”一个本村的粗豪佃户说道,似是对这柳家家世相当了解。

  “上苍真是不公啊,老爷是多好的一个人啊。对我们下人可好了,过年过节经常给我赏银。唉!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啊。”一个男家丁摇头叹息道。

  “谁说不是呢?我租柳大善人的田地每年交的租子是这附近几个村子里最少的,而且每逢旱、逢涝时他就索性分毫不要了。真是个好人没得说。为什么他这样一个积德行善的好人却不能长寿呢?”一个佃户不解道。

  ……

  柳老爷子宽敞的卧房内,中央石板地上已然放着火苗直窜的火盆,使得屋里暖洋洋的。柳大善人的妻子胡氏及几个儿女、子孙、儿媳、等一众人围在檀木床榻边,焦急地看着白发长髯的炀郎中在已经昏迷在床榻上的柳老爷子的身上施为,都盼着这位益阳城里出了名的神医能把柳老爷子从鬼门关口唤回来。比起躺在床榻上五十岁就病入膏肓的柳老爷来这位炀郎中已是古稀之年却仍然显得精神矍铄,依然手脚灵便,同床上比他小二十多岁的柳老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炀郎中用细细的银针在柳老爷几处穴位上扎上几针,又在他的人中上长按了几下后,柳老爷才幽幽醒来,睁开了茫然无神的眼睛。

  “爹……”

  “爷爷……”

  看到柳老爷睁开了眼旋即屋里响起了一声声惊喜的声音。

  柳老爷四下扫视了一眼老伴胡氏及一群儿孙后就把眼神儿放在了白发苍苍的炀郎中面上。ttr58.com首发缓缓开口道:“炀神医,您来了?说起来真是惭愧啊,我比您足足小二十多岁却……”

  “柳善人,你多虑了,你的身体……咳咳,无大碍。我再给你开几服药,休养一段时日……”炀神医劝慰道。

  “炀神医,您就别安慰我了,我的身子我清楚,我能感觉的出来心慌的要命,喘气都费劲……”

  “柳善人……你……”炀神医凝眉欲言又止。

  “唉,二十多年前我老父就是烦劳您来诊治的。我老父也是刚到五十岁就驾鹤西游了……我们家祖祖代代衣食无忧可是阳寿却都是不长。枉我家世代烧香拜佛,积德行善。可还是不能逆天改命啊!可叹啊!我行将就木,时日不多,可我的孩子们难道还要像我一样短寿吗?唉!”柳善人无尽哀叹道。

  “柳善人,你也不用如此郁结,你现在的身体最好能多多舒缓心中烦闷,……”炀神医劝解道。

  “炀神医,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是谁能眼看着自己的子子孙孙都不长寿还能放松的下来呢?炀神医您游走四方,见多识广,像我族这种情况可否有解决之道?反正我已寿元将尽,时日无多,但这孩子们一个个要是也像我一样短命我实在是放不下心来啊。”柳善人无力地说道。

  “这……听说……” 炀神医扫视了屋里众人一眼后,面露难色,似是真有话要说,可又碍于人多嘴杂。复有忍住没有说话。

  柳善人虽病入膏肓可一生精于察颜观色,看到炀神医的面色便对屋内的众子女道:“你们先出去一下,留我单独跟炀神医说话。”

  众人虽是狐疑但还是在胡氏率领下一众儿女、子孙、儿媳等人走出了卧室并关严了房门。

  一炷香后屋里传来柳善人那颤巍巍的呼唤声:“老二、老三,进来一下。”

  柳家姐弟三人,大姐早就出嫁邻村郝员外家,二弟、三弟也早已成家,各有了两三个子女。虽然柳善人病重大女儿也带着孩子回娘家来看望,但家里有大事时早就已经不跟她商议了。

  小半个时辰后柳家老三柳天佑急匆匆叫了自家的马夫备好车马,说是要送炀神医赶回益阳城,并顺便把药抓回来。就这么趁着下午天色尚不太晚就出发了。

  说来也奇怪,这益阳城距柳家堡不足百里,平日里赶着马车来回六个时辰往返足矣,可这柳天佑直到翌日晌午都没有人影。

  “娘,爹怎么还不回来?”柳天佑的儿子柳寿儿见吃过午饭都不见父亲便抬着一张虎头虎脑的皱眉小脸焦急地询问一同守在大门口的娘亲周箐。

  “寿儿,不急,先跟姐姐去玩。爹爹很快就回来了。”周箐虽嘴上宽慰着儿子,可心里也是有些着急。按照往常早该回来了,可夫君到现在都没个人影。

  “来,寿儿,跟姐姐到院子里去玩吧?”十二岁的柳颜听了娘亲的吩咐便去哄仅仅十岁的弟弟。

  “不,我不回院子里,我就在门口等爹爹。”柳寿儿倔强地推开姐姐的小手,依然要坚持等在门口。

  就这样母子三人等在柳家大院的大门口。

  ……

  直至日暮西沉,娘仨才看到柳家的马车从远处官道上疾驰行来。

  “爹爹回来了!”正与姐姐柳颜玩耍的柳寿儿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疾驶进村子的柳家马车。

  不久那马车由远及近就停在了娘仨面前,柳天佑拎着几包药跳下车来,吩咐车夫把马车赶到马厩里,他则兴奋地奔进了大门。

  “夫君,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药可拿回来了?”ttr58.com首发周箐问道,虽然看到丈夫满脸激动可她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爹!”柳颜、柳寿儿两个孩子也围拢过来,急切地喊着。

  “乖,箐,我走这一天父亲可好?”柳天佑亲昵地摸着两个孩子的头把几包药草递给周箐说道。

  “嗯,病情平稳了,没有再昏迷过去。你还没有告诉我呢,怎么去了这么久?平日里到益阳城不是只六个时辰吗?”

  “箐啊,一会儿再说,我有要紧事跟父亲说。这是配好的草药你先拿去给父亲熬上。晚上吃完饭我再详细跟你说……”说着他迫不及待地就冲进了院子,奔柳大善人的卧房去了。

  周箐见丈夫急着去了,只好无奈地摇摇头拎着几大包草药去了灶间。

  ……

  “爹,真如炀神医所说,炀神医领着我去了奇泉村那户苏姓人家,果真那家八十多岁的老人吃了那能增长十年寿元的延寿丹。八十多岁了已然比七十多岁的炀神医还要有精神。还十分的健谈,我们晚上住在他家里他跟我们聊了半夜……”杨善人卧室里柳天佑坐在病榻旁滔滔不绝地讲着。

  “增长十年寿元的延寿丹?这是什么丹药?难道比炀神医开的药方还要灵验?”杨善人听了儿子的讲述也是激动地问道。

  “您且听我说,这延寿丹可不是凡间丹药,听他说是他孙女从蒙邬山深处的道神宗得来的。”

  “道神宗?可是那些穿着道袍的道士们的道观?怪不得以前我在久福镇的集市上偶尔见过一两个穿青色道袍的道士呢。” 杨善人道。

  “嗯,听那苏姓人家讲他们家的孙女就是被那道神宗的仙长看中了,被选去修仙了,听说得道后能长寿一二百岁呢……”

  “什么?一二百岁?为何仙长只看中了他家的孙女?去那道神宗修仙可有什么条件吗?”杨善人本来浑浊的眼神猛然一缩,放出了难得一见的精光来。

  “不只他家孙女,哪个奇泉村好像被挑中了两三个孩子前去修行。ttr58.com首发听说是要有什么灵……对了,有灵根才行。普通孩子百里挑一也未必具有灵根。可这奇泉村偏僻荒凉,全村仅仅几十户人家就有两三个孩子具有灵根,被挑中了……”柳天佑感叹道。

  “灵根?咱们家的五个娃娃可有灵根?要是也能去修仙……”杨善人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子孙。

  “关于灵根我问了,说是要有测试晶石才可以检测出来。还好听说这个道神宗每三年大雪封山前都测试招揽一批弟子。下个月正好这苏家又一个年仅八岁的小姑娘也要去参加这三年一度的入门测试。”

  “哦?那正好把咱家的五个娃娃也带去测试一下灵根。如果有幸被选中了,那也是他们的造化嘛。”杨善人急忙道。

  “爹,我最想拜托他家的是请他们家哪个已经入宗的孙女再帮您搞一枚延寿丹。我已经同那苏姓老人讲了,他们村交通不便道路崎岖,连马车都不能通行,只能骑马才能勉强通过。哪个村子里都是山地,没有几亩良田,所以他们家贫困潦倒,咱们家又善名远播,所以我觉得只要咱们提出的报酬足够,那老人倒是乐意帮咱们一把,只是听说那丹药极其珍贵好像不太好得到。那苏家的儿子苏虎倒是对咱家的枣红马很是眼热,屡屡说每次去道神宗看望女儿时要是有匹马就好了,毕竟几百里山间小路太过遥远了。”

  “一匹枣红马上千两银子,如果能用来换取一枚延寿丹倒是值了。”对即将入土的杨善人来说寿命比身外之物重要的多。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答应他家等下个月道神宗测试招揽弟子时多带一匹马,好让他父女带路咱们家的几个孩子也一同前往。”

  “好,天佑啊,这件事你做的好。饭后把你二哥天保叫过来,咱们三个再好好商议商议。你二嫂心疼三个孩子不一定会舍得让孩子们离家去修行啊……”得道成仙,长生不死对子孙、家族来说都是大事,由不得妇道人家优柔寡断。

  ……

  一个月后,十二月的某天一大早,寒风凛冽,寒气透体已经有了冬天的寒冷劲道。柳家兄弟俩带着五个孩子,分乘四匹马向百十里外蒙邬山深处的奇泉村出发了。其实这一个月中柳天佑又专门去拜访过一次那苏姓人家,约好了今天出发一同前去参加三年一度的蒙神宗入门测试。

  晌午时分一行人总算是骑着马踏着崎岖不平的山路,绕过一道道山梁来到了一处两面崖壁的狭缝中,一条窄路两边都是高有百丈的断崖,仅仅中间一条缝隙可以通行。

  “二哥,这就是一线天了。过了这一线天就是奇泉村了。”柳天佑已经来过两次了,对这里的地形已经熟悉。

  柳家老二柳天宝举目看着这路两边高逾百丈的险峻断崖,赞叹道:“这里可真是险要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境,这奇泉村的先人可真是会挑地方呢。”

  “嗯,二哥说的是,听那苏家老爷子说,他们的祖先正是为了躲避百年前的战祸才选定了这么一个很难被人发现的绝地。万一有事只要扼守住这山道隘口敌兵很难进入的。”

  一行人在这一线天骑马缓行了百十多丈,眼前豁然开朗:一个被四周山头环绕的绿意盎然的大盆地展露在了众人眼前。正是位于山坳里的奇泉村。一进了这盆地里猛然就觉得气温回升的不少,这个季节山谷外早已是草木枯黄,可唯独这盆地里还遗存点点绿意。ttr58.com首发众人见状皆是啧啧称奇。

  “果真是世外桃源啊!”老二柳天宝感叹道。

  “二哥你可知为何这里景色异于山外?”柳天佑卖弄道。

  “说来听听。”

  “这奇泉村有一口奇特的大泉眼,这泉眼里的泉水夏季冰冷,可冬季却温热。那泉水很是充沛,村里人就把泉水用小渠引入田里,是以温热的泉水才灌溉着这盆地里的田地,使它们还保有这冬季里罕见的一抹绿色。”

  “这么说这奇泉村的名字也是由这口泉水而得的咯?”

  “正是。这还不算最奇特之处,听说村里的老人都很长寿,八十多岁的老人比比皆是。”

  “哦?要真是这样,咱们可以在此地盖一场院子,让咱爹也住过来,用此泉水滋养,说不得咱家短寿的命运就此解决呢?”

  “不瞒二哥,我也正有此意,等这次回家后咱们不妨跟爹商议一番。”

  一行人还没进村口,不远处小山坡上的一个穿粗布衣衫的小姑娘就兴奋地扭头大喊道:“爹、娘,柳叔叔他们来了,快出来吧!”

  等柳家一行人骑行到了村口,那苏家老少七八口人就已经在村口迎着了。

  苏家人热情邀请柳家众人去家里午饭,被柳家兄弟以急着赶路为由推脱了。ttr58.com首发并把那匹专门牵来的红枣马的缰绳递给了苏家人。

  一个满脸虬髯的高大英武的汉子接过缰绳,围着这匹矫健的骏马喜滋滋的“嘿嘿”傻笑得合不拢嘴,口里不停地念叨着:“好马,好马啊。”说着就翻身上马试骑了一小圈,见柳家兄弟执意急着要赶路就笑呵呵道:

  “那好,孩她娘快把妍儿抱上马来。对了,别忘了把我的弓箭递给我。”

  一个穿着粗布衣裙的年轻少妇闻言依依不舍地把一个梳着两个羊角辫的可爱小姑娘抱给了这大汉,又从别人手里拿过一把大弓和箭筒递给了这汉子。

  这虬髯英武大汉把女娃环在怀里坐在马鞍上,又把弓箭背在后背,两腿用力一夹枣红马肚子得意洋洋跟送行的苏家众人道:“那我们走啦,我头前带路。”

  出了村,柳天保看着这苏姓大汉只顾着骑马傻乐,也不知道自我介绍,便抱拳问道:“这位兄台怎么称呼呢?”

  “哎呀,真是对不住,让你们见笑了,我这个粗人只顾着适应这马了,忘了跟各位见礼了。在下苏虎,这是我的小女儿苏妍。”说着话那小姑娘也好奇地扭头向后看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甚是可爱。

  “有礼了。苏虎兄弟不知这道神宗距此还有多远啊?”

  “呃……大约二百多里吧,照此速度我们两天多就到了。”

  “苏虎兄弟怎么你还背着弓箭啊?难道这路上还有野兽不成?”柳天保看着他后背的弓箭、箭筒问道。

  “嗯,我每年都翻山越岭去道神宗看一次我大女儿苏嫣,每次路上都能碰到一两只野狼。”

  “居然还有野狼?”闻言柳家众人皆惊,面面相觑。

  苏虎似乎觉察出来便扭过头来憨笑道:“有我在不打紧,看到我这响箭了吗?只射一支响箭那怪啸声就把它们吓跑了。”

  “你大女儿苏嫣去道神宗修行多久了?”

  “三年了,不过这三年还不算是入门弟子,主要是在宗门学堂里由学识渊博的仙长教授识文断字、道经、修仙常识什么的,具体我这个粗人也不太懂,都是听我女儿跟我说的。不过今年她就应该完成学业正式入门了,听说修为高的可以直接当内门弟子,修为低的就只能当外门弟子了。也不知我家苏嫣到底是否成了内门弟子……”

  就这样一路上众人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行路漫漫,枯燥乏味,柳家兄弟不停地打听关于道神宗的点点滴滴,生怕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不过这苏虎似乎也只是知道些皮毛,再详细的譬如关于延寿丹、怎么修仙长寿等等他就不太明白了。柳家兄弟只好在心中盘算等到了道神宗后再详细打听。

  众人白天骑行赶路,晚上生起篝火来烧水做饭、围躺休息,终于在第三天晌午前,道神宗规定的测试入门时间内赶到了道神宗山门前。

  只见这道神宗主峰高耸入云,云雾缭绕半山腰,山间亭台楼阁,雕栏砌玉的殿堂,鸟语花香好一派磅礴的仙家气象。

  等柳家、苏家两家人到达时,道神宗山门前宽阔的青石大广场上已经是影影绰绰有百余人在等待着午时道神宗正式的开山测试收徒仪式了。

  由于答应了柳家的交换延寿丹条件,所以苏虎一到山门就把苏妍抱下马来,急匆匆拦下一位穿着青色儒衫袍的道神宗接引年轻男弟子,求助联络大女儿苏嫣。

  那接引男弟子本是视凡人若蝼蚁,被苏虎拦住后一脸的厌烦,可当听说是要找苏嫣时,ttr58.com首发脸色马上就变成了和颜悦色道:“原来是苏嫣师姐的家父啊,请稍等我这就用通讯符箓帮您联络一下苏师姐。”说着他一拍腰间的一个灰色袋子,一张黄色纸符已经到手,再一催法力那纸符就化成一只纸蝶拍打着翅膀飞向道神宗主峰。

  柳家众人紧跟在苏虎父女身后,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他们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修仙者施展法术,一个个都惊奇地盯着那越飞越远的纸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苏虎听那接引男弟子明明比自己的女儿大了不少居然还称自己年仅十二岁的女儿为师姐,他一下子就猜到了什么,于是激动道:“这位仙长我女儿苏嫣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内门弟子?”

  那接引男弟子微微一礼朗声道:“正是,苏嫣师姐年中道神学堂一结业就突破了凝气六层境界成为了内门弟子,真是可喜可贺啊。”

  一听他这么说一旁的小丫头苏妍高兴地拍手道:“哇,姐姐好厉害。爹爹,我也要成为内门弟子。”

  苏虎闻言也是笑逐颜开,用手不停抚摸着她的可爱羊角辫喜不能言,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柳家兄弟见状连忙上前抱拳:“恭喜苏虎兄弟,你女儿真是争气啊!以后得道仙班,光宗耀祖啊。”

  就在苏虎、柳家众人等苏嫣下山的空档,一道道长虹飞剑临至,每道飞剑上都载着一个穿道神宗道袍的长者,身边都跟着一两个十岁左右的男、女孩童。

  柳家人看到御剑飞行的仙人又一次惊地目瞪口呆,震惊、羡慕之情溢于言表。就连苏虎、苏妍也是忍不住目露艳羡之色。

  那接引男弟子似是极为享受凡人的这种表情,连忙在一般自得道:“这是我宗门的各位筑基境界的师兄在外游历时,带回来的灵根资质极佳的弟子,赶来参加此次入门测试的。”

  “爹爹,我也想飞。” 柳寿儿看到这一幕连忙抓住父亲的手来回摇摆着撒娇道。

  “乖,寿儿,你只要认真修行有朝一日也能在天上自由自在地御剑飞行。”柳天佑爱怜地抚摸着虎头虎脑的寿儿安抚道。ttr58.com首发虽然还不知道测试结果,可柳天佑自信寿儿是有灵根的,因为寿儿出生时天有异象,寿儿出生那天本来风雨交加,可寿儿一出生马上就云收雨歇,天边还出现了彩虹祥云,这不是吉照是什么?

  “小妍儿,爹爹!”就在这一行人全神贯注地关注着那些御剑飞行的仙长们时一声甜甜地呼唤从道神宗山门内那一直延伸到山巅的高高石阶梯上传下来。

  一行人马上扭过头来看了过去,一个身着浅青色长衫的长发小美女正飘然若仙的飘飞下来,她像个精灵般一个纵越就是十几丈远,足尖点地若蜻蜓点水,本来还在很远的阶梯处可几个起落后就已经到了众人面前,简直就是飞下来的。

  到了近前仔细看清了来人相貌柳家人才发现这女孩跟他们一路来的苏妍有几分相像,莫约十二三岁的样子,只是这位女孩更高,大大的眼睛更加的明亮、清澈,如一汪寒潭映月。素色合身的利落衣袍再配上雪白的衣领更加把她衬托的光彩照人,绝丽的面容让她显得超凡脱俗。

  柳寿儿呆呆地看着这位从仙山之巅飘飞下来的小姐姐,她美的让他有些吃惊,彻底震撼了他幼小的心灵。在他的小脑袋里一直都认为娘亲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其次是自己的姐姐柳颜。在他们柳家堡上千人的大村子里还没有一个女人比得上自己的娘亲和姐姐貌美。即便偶尔跟着爹娘去人口更多、更热闹的久福镇的集市上时也看不出有几个女人能比自己的娘亲、姐姐美的,所以他一直以为在这世上娘亲最美,姐姐第二美,并且因此而颇为自得。可今天这位神仙小姐姐却颠覆了他的印象,让他头脑有些混乱,这位神仙小姐姐明显比自己的姐姐柳颜更加的明艳动人。

  柳寿儿为了确认他的判断又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姐姐,而柳颜仿佛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此时恰巧自惭形秽地低下了头。她在心里暗暗地想:“看她妹妹苏妍虽然可爱却没有她这么明艳,那种圣洁的气质难道是修仙的结果吗?修仙也能让女孩子变得更美吗?要是那样的话,我无论如何也要修仙呢。”

  另一边苏嫣却并不知道有人在艳羡她的美貌,她此时正激动地冲到妹妹面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已经三年多没有见过妹妹了,不想念才怪呢。爹爹倒是每年都爬山涉水来看她一次所以她把关注重点放在了妹妹身上:

  “小妍儿,你也来参加宗门的入门测试?真是太好了。”

  当一行人都是艳羡地看着这一对儿小姐妹时,可爱的小苏妍开口了,不过她一开口就让众人都一阵愕然:“姐姐你怎么不会在天上飞啊?ttr58.com首发你看人家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多厉害啊。”

  本来一脸欣喜的苏嫣一下子被妹妹问的满脸通红,低头抚摸着妹妹的小脑袋喃喃解释道:“姐姐才修行三年,现在才刚刚凝气六层,御剑飞行是最少也要达到凝气大圆满或者达到筑基阶段才能施展的法术……”

  “什么是凝气大圆满?什么是筑基?”苏妍对苏嫣口中的修仙术语一窍不通。

  “凝气大圆满就是凝气十层,筑基……哎呀,我一时半会儿给你解释不清,反正你通过测试后要进入道神学堂学习三年的,到时候你就全明白了。”

  在一旁的苏虎看着身后围过来的柳家众人,马上想起了延寿丹的事情,于是他赶紧打断了小姐妹俩的对话,道:“嫣儿,这次我们过来除了带妍儿参加宗门入门测试,其实还有一件事……”

  “爹爹,什么事啊?您快说啊。”

  “上次你让我捎给爷爷的延寿丹,你还能弄到吧?我想再要一颗。”

  “延寿丹?爹,不瞒您说,那延寿丹是用宗门的贡献点在公德堂换取的,要二百贡献才能换一颗。而我最近为了冲击凝气七层都用贡献点换取了修炼用的聚元丹,现在的贡献点根本就不够换一颗延寿丹的……”

  苏虎一听就急了,他感受到了柳家众人投来的焦急的目光。人家上千两银子的枣红大马他都收了,要是延寿丹他要不来可怎么给人家交待?于是连忙道:“嫣儿,你能不能再想想办法?这都急着要呢。”

  “这……” 苏嫣看样子还是有些为难。

  苏虎连忙一把将她拽到一边角落里跟她嘀嘀咕咕地说了起来,两人说话间苏嫣时不时看向了柳家一行人。一炷香后她最终点了头,又纵身向宗门内飞纵而去。

  苏虎一脸笑意的转身走了过来,迎着柳家人关切的目光拍着胸脯道:“诸位放心吧,我苏虎说话一向算话,嫣儿她自己的宗门贡献点虽然不够换取延寿丹了,不过她回去找师兄弟帮忙了。我们家嫣儿在宗门很有人缘呢。她平时脸皮太薄不愿意求人,不过只要她一开口她那群师兄弟个个都得屁颠屁颠地主动给她帮忙……”

  “是呢,苏嫣师姐很有人缘呢,我就是她的钦慕者之一。”一直在一旁的那名负责接引的男弟子也适时插话。

  众人闻言一阵恶寒,这人看上去都二十多岁了,居然对一名十二岁的小姑娘钦慕?所以看向他的眼神不再那么崇敬了,而是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他。

  正在这人被看得尴尬无比时,广场上的钟声响起,他连忙转移话题道:“诸位测试开始了,快快随我来。”

  ……

  宗门入门测试是在广场靠近宗门大门的一个高高的石台上进行的,一名不怒自威的宗门长老站在哪里监督着测试的过程。ttr58.com首发上百名等待测试入门的孩童在家人或者御剑载他们来的宗门弟子陪同下围在那石台下好奇地观看着测试的开始。

  这高高的石台中央竖立着一根通透的晶石柱子,柱子上还有两个手印模型的凹槽,测试的人只要把两只手按在那凹槽里不多久所具有的灵根就会以有色光条的形式显示在晶石柱上。听那威严的宗门田长老详细解释了一遍红大家才明白其中的奥秘:显示红色就是火灵根,绿色是木灵根,而蓝色则是水灵根,黄色是土灵根,金色自然就是金灵根了。相反如果晶石柱子毫无反应那么这测试的人就是根本就没有灵根了。

  一个个测试的孩子排队沿着石阶走上石台,那晶石柱子上也时不时显现一道道光柱,柳家一众人排在队伍的后面,通过观看,准备测试的五个柳家孩子都对测试程序有了初步的了解。

  测试的孩子们有很多把手放在那测试晶石的凹槽里毫无反应,不得不垂头丧气的走下台来。当然有失意的必然会有得意的,随着一名傲然的男孩把双手放入凹槽,那晶石柱子变成了显眼火焰红色没有一丝杂色,围观的道神宗弟子皆惊呼出声:“天啊,是纯火单灵根,资质超凡啊。听说咱们宗门已经几十年没有再收到过单灵根的弟子了,太难得了。”

  就连那本来一脸肃容监看的田长老也面露喜色,不得不盯在那个单灵根的男孩身上打量个不停,欣慰之色溢于言表。

  小苏妍以及柳家人不明所以,探询地看向一直陪在他们一旁的接引弟子,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单灵根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那接引弟子看到终于有了表现机会可以一改他刚才说漏嘴的尴尬,便昂首解释道:

  “一般修仙者的灵根都是混杂的,好一点的便是双灵根了,苏嫣师姐便是双灵根所以修行资质好,修炼速度也快。而这单一灵根就更加的不得了,这种单一灵根被修真界称为‘天灵根’,意思是得到上天眷顾的修仙者。因为拥有单一灵根的修仙者,修炼的速度是普通灵根修炼者的数倍。更为重要的是这种资质的人进阶到筑基境毫无障碍可言,而且修炼到筑基期大圆满时,根本就不需要面对大多数人进入结丹期时所要面对的巨大瓶颈,就可以轻轻松松的结金丹成功……”

  就在苏、柳两家人听的有点儿似懂非懂时,台下又传来道神宗弟子们一阵阵惊呼声:“上苍啊,居然又有一名冰属性的异灵根小女孩儿?这冰灵根可是极其罕见的异灵根啊。”

  听到惊呼两家人赶紧把目光投向了高高的石台上,原来是一名穿着素色长裙的漂亮小姑娘刚刚做完了测试,正欲走下台来。站在一旁威严监督着的田长老此时哪里还有半点威严的样貌,他喜笑颜开地向那个小女孩招手,把她叫到身边和颜悦色的好一通询问。

  “老天有眼啊!看来我们道神宗要崛起了。有了这火属性单灵根和冰属性异灵根的修仙奇才我们道神宗就不再是益阳郡三大修仙宗门之末了。”一名道神宗弟子看到这一幕激动地不能自已。

  “嗯嗯,这样一来几年以后的三大宗门试练名额大比中我们道神宗就不会再排在三大宗门末尾了。”

  “是啊,想想都值得期待啊,就凭这两位的修行资质几年以后那肯定能达到凝气大圆满了,筑基都有可能啊。”

  “是呢。听说咱们宗门主管符箓阁的雅仙子就是水属性单灵根,当初用了不到十年就筑基成功了。ttr58.com首发这才短短几十年现在都已经是筑基大圆满了,听说现在正在准备冲击结丹境呢,真是修仙界的奇才啊。”一名弟子由衷感叹道。

  “废话!雅仙子是谁啊?那可是三大宗门公认的第一美女仙子啊。在这一点上就连咱们益阳郡第一宗门古剑门也是认同的,他们哪个号称第一天才的最年轻的结丹境修士尧霁不是一直都在追求咱们雅仙子好多年了吗?”

  苏、柳两家人听了一阵糊涂:难道仅仅凭借所谓的异灵根就能断定一个修仙者的前途吗?难道不需要后天的苦修吗?在俗世间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年轻人因为不再努力而半途而废?难道这修仙界跟俗世间不同吗?

  ……

  终于轮到了苏、柳这两家的孩子上台测试了。苏妍信心满满的第一个走上了石台,把双手放在那手印凹槽里:绿色、蓝色两条色彩光柱同时亮起。

  “水、木双灵根,入道神学堂。”监督的田长老宣布道。

  苏妍这小丫头高兴地跳了起来,虽然她早就对自己充满信心,可是当看到光柱亮起,听到长老的宣布后还是欣喜异常。

  这次轮到柳家的五个孩子一一上石台测试了,先是老二柳天保家的三个子女,结果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一个让晶石柱子亮起来的都没有。柳天保失望地叹气低下了头。

  现在是老三柳天佑家的两个孩子上了台,先是姐姐柳颜惴惴不安的把小手放在了凹槽里,等了半天晶石柱子都没反应。无奈她心灰意冷地走下台去。

  现在柳家只剩下柳寿儿一个希望了,如果连他都没有灵根的话那整个柳家后辈就再无修仙希望了。一行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最幼小的柳寿儿,虽然柳天佑一直都认为寿儿出生时天有吉兆,可经过了柳家前面四个孩子的失败他此时心里也没了底。只能默默注视着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一步步走向那晶石柱子。

  柳寿儿小心翼翼地把一双小手按在了凹槽里,柳家一家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就连已经测试过关的苏妍父女两个也暗自在为柳寿儿默默祈祷……

  倏然间绿色光柱亮了,柳家一众人欣喜若狂,总算是没有白费他们一大家人不辞辛苦跑了几百里总算是自家的孩子有灵根了。还不等他们高兴完,黄色的光柱也亮了,紧接着金色的光柱亮起,蓝色的光柱亮起,看了这么久的灵根测试柳家人都已经了解了光柱亮起的越多说明资质越差。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柳寿儿的光柱颜色也是模模糊糊明显不如人家别人的光柱颜色纯正。

  “四属性杂灵根……是否有资格进入道神学堂稍后再议。”监督田长老面无表情地宣布道。看来柳寿儿虽然有灵根可是资质太差,这长老还要等所有人都测试完毕根据最后的合格人数来确定柳寿儿是否录取。

  柳家人马上面面相觑,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苏虎。赶巧不巧正在这时苏嫣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回来了。

  “爹,延寿丹我找师兄帮忙用贡献点换了一颗,你快快收好。”说着就把那瓷瓶递给了苏虎。

  此时对于柳天佑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爱子寿儿能不能被道神学堂录取,所以他收下瓷瓶后又厚着脸皮哀求苏虎道:“苏虎兄弟啊,你家苏嫣是道神宗的内门弟子,人缘又好,你看她能不能帮我家的寿儿疏通疏通,我们柳家可就这么一个有灵根的独苗了,要是连他都不能修仙,那我们柳家以后可就再无希望咯。”

  苏虎当然是同情柳寿儿的,柳家在十里八乡的口碑那是极好的,有不少人受过柳大善人的恩惠,这他都是听说过的。所以他又开口要求大女儿苏嫣帮忙。

  苏嫣一听就面露难色,毕竟她只是一名刚刚入门的内门弟子,长老怎么决定她怎么可能左右的了?

  不过正在她左右为难之时,哪个一直守在两家人一旁的接引男弟子看在了眼里,他一看此时正是他表现的好机会便马上自告奋勇道:“苏师姐你莫为难,田长老正好是我师叔,我去跟他密语一番。你就放心吧,既然这孩子有灵根虽然差了点不过只要我开口田师叔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说着他走向了石台,站在石台下不知跟那田长老说了些什么。那田长老向苏嫣这边看了两眼后默默点了点头。

  最终柳寿儿还是被道神学堂录取了。当他目送爹爹、姐姐、二伯、诸位堂哥、堂姐远去时耳边还不时回响着爹爹循循叮嘱:“寿儿,一定要刻苦修行,你虽然资质比别人差了些可常言道:笨鸟先飞。谁又能保证你将来不会比哪些资质好的先一步得道成仙呢?”

  “还有,寿儿,你一定多学学炼丹,看看能不能炼出来比这延寿丹更延寿的丹药?ttr58.com首发你爷爷能不能长寿可就全靠你了。”


       【未完待续】

       字节数:23278字节



相关推荐

document.write ();